文化給力:我要去法國…… 幫山羊起屋!

蘋果日報 2011/04/28 00:00


聽到朋友如此一句話,你會以為朋友食錯藥?想去旅行想瘋了?可是這正是「義遊」其中一個可能的行程。旅行,不再局限於食買玩,想深層次啲,到各地邊旅遊邊做義工:教小朋友英文、餵袋鼠飲奶、修橋補路,你估到和估不到的都有……

記者︰關璇
訪問攝影︰林栢鈞
義遊是甚麼?
「義遊」,即是義工旅遊,這種旅遊模式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已在歐洲出現,為重建各國家居民的互信及宣揚和平,法國與德國的青年就在被戰火破壞的村莊內做重建工作,形成義遊的先驅。義遊在歐洲各地很普遍,香港則是近年才起步,而09年成立的「義遊Voltra」,是香港唯一認可的義遊組織。這個四月Voltra剛滿兩歲,記者找來幾位義遊達人分享心得與樂趣,可能令大家重新找到旅行的意義。

義遊Voltra網址︰ http://www.voltra.org

empty

不但沒死,且活得更快樂
1號義遊人︰鄧煒榮(Bird)
Voltra主席
empty
身為義遊的「始作俑者」,阿Bird參與過兩次國際工作營(workcamp),一次蒙古、一次日本。Bird早已有去義工旅遊的念頭,可是香港缺乏相關支援,聯絡外地的義遊機構亦屢次不獲受理。蒙古的workcamp,就是他義遊的起步點。「到蒙古是為當地孤兒院做農業工作,義工有來自法國、比利時、韓國等地,我們下田除草,好讓農田可以種番茄薯仔等。當地小朋友常接觸到各地義工,英語能力不錯。」蒙古沒有電沒有Wi-Fi和寬頻,小孩卻依然玩得很開心︰「在那裏,很多我們預設為『必需』的現代化產物都被隔離,但我們不但沒有死去,而且是活得更快樂。」回港後,Bird與幾位志同道合於09年成立Voltra,每年提供超過100個國家、3,000個workcamp。
反思角色身份
「旅行的意義在於給自己一個機會去看世界、同時認識自己。在香港,太多東西早就被預設好,去到外地換個角度看,可以感受到不同的生活模式。我不喜歡參加旅行團,去到外地好似把當地人當成動物般觀賞;參加workcamp就一定可以和當地人接觸、交流。」與異國朋友生活在一起幾個星期,文化衝擊在所難免,「有次和法國朋友傾起關於民主的話題,他問我香港有沒有民主,打算幾時獨立?但我奇怪,明明自己是中國人,為何要『獨立』?我又試過拎出港幣$20給大家看,他們疑惑為何會有不同銀行發行的版本?原來不少國家都是由中央銀行統一發鈔、不似港幣般有不同版本、就算硬幣亦有女皇頭和洋紫荊之分,我們的身份角色在外國朋友眼中就會變得有趣。」
empty
■蒙古草原太陽很猛,一天只能工作幾小時。
empty
■沒有網絡沒有電玩,小朋友一樣玩得開心。
突破ComfortZone
2號義遊人︰莊曉斌(Pun)
Voltra傳訊及培訓總監
empty
接觸義遊,就因為朋友一句「要去法國為山羊起屋」開始。Pun參加過六個workcamp,包括到德國考古、到巴勒斯坦為當地人做戰後創傷心理治療、於立陶宛設計暑假夏令營以及到克羅地亞、西班牙及越南進行不同workcamp活動。「去完又去,為的是令自己重拾一些基本價值、反思何為知足。Workcamp都是以人為本,不似在香港每事都以錢行先。有些朋友去完之後都可以突破自己的comfortzone,做一些本來自己不敢做的事。例如有些女仔去沙灘不敢着比堅尼,去到外國發現,無論高矮肥瘦的女性都會穿比堅尼,回港後自己也不再怕穿比堅尼會引來異樣眼光。」
empty
■Pun拎起鋤頭去耕田,這是不少workcamp的指定動作。
empty
■平日做義工,一到周末就周圍去,仲識到一大班來自不同國家的好朋友。
偷渡到巴勒斯坦
去做義工理應堂堂正正,04年去巴勒斯坦,Pun卻要偷渡入境。「當時巴勒斯坦還在戰火中,雖然我們去的是納布盧斯(Nablus)而非加沙,但局勢依然嚴峻。外國人根本沒可能以正常途徑入境,當時我們約好司機在四季酒店門口等,見到面後就互打眼色確認,但司機竟說載不下所有人,我與另一義工選擇留下,隔天再起行;怎知第二天竟然聯絡不到司機,以為就此被拋下了……後來終於取得聯絡,搭車前往山區等待天黑後士兵離開再進入巴勒斯坦,過程真的好驚險。」Pun於當地兩星期主要為6-10歲小朋友做戰後創傷心理治療,鼓勵他們以畫畫來抒發感受。看到小朋友畫的大多是屍體、國旗、殺戮場面,有位西班牙義工更頂唔順要入醫院作心理治療。「因為局勢關係,即使自由時間我們都留在校內,完全感受到失去自由的痛苦及受戰爭影響居民的生活。」
「義遊體驗的是當地文化,擴闊眼界、打破既定的價值。好似最近有調查話大部份港人都以買樓為目標,去完後,大家可能有不同想法。」
empty
■做義工做到要偷渡都仍繼續,怎能不令人佩服Pun的勇氣與善心?
義遊達人們的體驗……
AliciaTsui(義遊參加者)
職業︰放射師
參加次數︰3次(印度、澳洲、老撾)
empty
體驗︰Alicia看似柔弱,卻試過在老撾鋪水泥!而且懂得苦中作樂,「老撾電力供應不穩定,試過夜晚停電與其他義工開住電筒玩啤牌,怎知突然恢復供電,沒有關上的風扇即時把啤牌吹到滿天飛。」最珍貴是認識到不同文化的朋友。「日本人真的很勤力,食完飯後就會立即收拾洗碗;而韓國人就習慣做完一件事後有休息時間,文化不同果然習慣都不同。」
旅行的意義︰旅行是探索自己的過程,義遊途中所見所聞更是原汁原味,連當地物價都清楚。
empty
■Alicia跟日本與德國義工一同參觀印度Hampi的石雕雙輪戰車。
empty
■Alicia在老撾的工作竟然是鋪水泥!好在身邊有班可愛小朋友,工作不致太過枯燥。
empty
■Alicia在澳洲其中一個工作是照顧袋鼠BB,用上特製的奶樽餵奶給袋鼠BB。
JokerRita(Voltra國際關係總監)
參加次數︰2次(意大利、台灣)
empty
體驗︰本是全職司儀的Joker,參與的兩個workcamp都與組織活動有關,到台灣參與籌備高雄電影節及到意大利參與公平貿易節。Joker在意大利時很驚訝︰「原來公平貿易在外國可以是最平常不過的生活方式。」回港後,一次偶然Joker成為公平貿易活動的司儀,在意大利的經驗令她非常重視在香港推廣fairtrade。
旅行的意義︰途中,Joker常提點自己要"Touchthehistory,bewiththepeople"。
empty
■義遊工作咩都有,Joker就試過同成班義工全副武裝去髹牆。
empty
■Joker愛畫畫,就為當地機構畫banner。
KevinMok(Voltra行政總監)
參加次數︰2次(約旦、捷克)
empty
體驗︰在捷克的城堡做修復工作,要幫手修建排水渠。雖然屬體力勞動,可是晚上卻可住在城堡內,真正是遊客感受不到的體驗。
旅行的意義︰體驗平時在港睇唔到的事物。
empty
■捷克城堡的紅屋頂配金黃麥田像童話景色!
empty
■Kevin在捷克可以入住城堡!代價就係:修好這條排水渠,為夏天暴雨來臨做好準備。
empty
■Kevin和義工們就住宿在這裏!雖無高床軟枕,感覺卻好似回到大學宿舍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