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夫妻三人行同志先驅乜都敢死

蘋果日報 2002/04/02 00:00


最近兩對同志為申請公屋兜亂結婚,鬧哄哄過一陣子,雖然男同志Tommy仔與女同志煒煒的註冊聲稱為「假結婚」,兩人的愛侶卻同時出席並再各自私下行禮,隆重程度比異性愛侶有過之而無不及。那管塵世眼光如何,總覺得能與愛人公開共諧連理,感情自當不淺。兩段同性戀曲,三位當事人現身說法,或許令人費解,但如彩虹般的多元空間下,卻仍能茁壯起來。

記者:陳淑君 攝影:周旭文(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陳諾爾(Tommy仔)(28歲左)
中大物理系(中途被迫退學)
香港彩虹執行幹事、兼職性工作者

楊煒煒(煒煒)25歲(中)
中大新聞系
文職

張錦雄(Ken仔)27歲(右)
中七
香港彩虹執行幹事
Tommy仔與Ken仔
依然分居
婚後,Tommy仔依然以香港彩虹為家,Ken仔就繼續同屋企人居住,對婚後依然要「分居」,Tommy仔坦言好無奈,「結咗婚自然更想同Ken仔住埋一齊,但以我哋嘅經濟狀況,根本做唔到。我好討厭啲人話叫人勤力啲租屋住,我哋接觸有唔少人都係攞綜援、傷殘,點可以叫佢哋勤力啲租間樓呢?」

為下一代謀幸福
今次行動,不但為自身「住屋」而努力,Ken仔更稱此舉乃為下一代謀幸福:「做社會運動要做先驅,冇好死,因為其他人唔理解。做咗行動(今次結婚)覺得好好玩,也好開心去參與,今日由有創意嘅人帶頭,難保三五七年後,香港會好似外國出現集體同志婚禮,屆時睇番我哋就見怪不怪!」
冧功了得
Tommy仔曾在不少報道剖析自己要到大學才認識自己真正雙性戀取向,也直言自21歲起便為公開性取向面對不少壓力與痛苦。而比他年輕一載的Ken仔,16歲便知悉自己性取向,感覺恍如尋回真我不用掙扎,向最好同學(男性)賭一鋪(表白)後,更獲對方握手擁抱支持話做永遠朋友。經過四段戀愛,98年在一次華人同志交流大會認識Tommy仔,便開始被其冧功攻陷。
「交流會佢(Tommy仔)同我做繙繹,見面十幾分鐘,佢就話好鍾意我,真係覺得佢癲癲哋,後來我哋喺馬鞍山商場傾成四粒鐘,但我想再諗多一個禮拜先正式開始!」說時Tommy仔正在忙碌,只補充:「係佢先係咁,我唔會!」

難忘中大時光
Ken仔又透露與Tommy仔不少難忘時光都在中大度過,「有次喺火車站月台踏出車門時,Tommy仔企喺黃線唔走,等車門關上時向我獻上飛吻,我當時只好垂低頭,當乜都睇唔到!
「我生日佢送籃花去我屋企,送花嘅人以為送畀女仔,就同我阿媽講叫張小姐收花,我細妹去收花嘅時候,就叫阿哥出嚟收花,收花唔夠半個鐘,佢就打電話嚟,最後去咗蓬瀛仙館食齋(因Tommy仔茹素)!」
性工作成功感大
Ken仔現時主要靠幫院校做Research、當臨記賺幾千蚊維生,問Tommy仔婚後是否仍操皮肉生涯,是否仍然有四位情人,答案依舊不變:「我只想多啲彈性,每星期接一兩次客便可,其餘時間可放在(香港彩虹)會務。做性工作可以取得平衡,我亦冇諗住賺大錢,每月只搵幾千銀,但滿足感好大,見到啲客滿足,成功感好大,貼士多啲就已經好開心。我唔知會做幾耐,但我肯定唔會做一世,將來希望可以做生意。」Tommy都去過平機會見過工,人家都對佢好Impressive(印象深刻),不過無大學證書唔請。

一對一只興二百年
Tommy仔稱「一對一」只興二百年,多元伴侶各有不同特質、身分、名分,每位情人亦對他照顧有加,大家知悉彼此存在,其中兩位情人也各自有男朋友,Ken仔亦維護他說:「呢一刻我哋走埋一齊,比起包二奶搞到自殺嘅人還要融洽,彼此並非佔有,我睇得比較輕鬆,享受過程便可。我哋好多時都係為社會行動鬧交,感情方面反而好少。」Tommy仔則謂現在仍對女性有幻想,不排除與女仔拍拖的機會!
比盲婚啞嫁幸福
旁人看來Ken仔並無其他情人,想戥他不公平,但當事人早已接受,更確認自己獨特「老婆」地位。
「佢都係為解決生活所需,我哋並非從屬關係,各自有空間,佢間中鍾意玩SM,我又唔熱衷,點解唔畀佢去呢?最緊要我哋冇呃對方,也是安全性行為。佢亦好識做,同我出街時唔會做(接客)。我有信心佢唔會帶朋友返屋企,手上亦唔會戴五隻戒指,我『攞』夠就算,唔會冇限量要求。我覺得既然都過咗咁多關,已經冇嘢可以講,我亦比起盲婚啞嫁幸福,起碼係自主。」
婚禮行動
作為「女男同志合作結婚支援服務」的揭幕行動,Tommy仔稱婚禮籌備了三個月,四位新人加兩位同志伴娘的裝扮全為Tommy仔前度化妝師女友一手包辦,還介紹相熟婚紗舖,免卻歧視眼光。屋企人沒出席Tommy仔並沒失望,因他說他們有權選擇不去面對傳媒。

避免迫婚
傳媒報道四人婚禮乃走法律罅爭取住公屋權利,但似乎作用不僅如此。Ken仔娓娓道來:「此構思足足醞釀了三年,我哋不時收到E-mail求助,遠至北京、青島都有,有同志話畀屋企人迫婚,21歲仔已經話要負傳宗接代的責任。與其要同唔鍾意嘅人結婚生仔,倒不如搵人合作結婚,男同志與女同志結婚,唔怕出現強迫性行為嘅情況,委曲得嚟起碼唔會影響自己、對方及下一代的幸福。咁做(合作結婚)算係退而求其次地解決迫婚壓力,可以同屋企、公司交代。」
煒煒與TVB
愛得簡單
相對於Tommy仔與Ken仔複雜的戀愛,當日與Tommy仔註冊的煒煒,似乎來得簡單得多:「我梗係想(同伴侶TVB)一生一世啦!我希望五十歲前有機會同佢正式註冊結婚。」去年九月,煒煒才跟TVB認識,兩月不足便共賦同居,對「唔仔得晒又好女仔」的TVB甚為欣賞,TVB細心照顧起居飲食、針黹、打掃樣樣皆精,總之兩人甜蜜得羨煞旁人。
教友替她驅魔祈禱
煒煒在中大修讀有關同性戀課程,勁蒲Lib睇書才認識自己真正身分,當時她仍是天主教徒,本來喜孜孜告訴教友,誰知教會幫她驅魔祈禱!其後深信尼采話上帝已死教會冇用,對一班人借權力控制他人深感失望,寧棄宗教信仰。但煒煒依然自覺幸運,老闆同事不曾歧視。雖然與TVB一起不時被人怒啤,卻也懶理。最深刻一次歧視是被懷疑帶違禁品。
惡警搜身
「那是四年前的事,有晚同當時女友在沙田中央公園攬攬錫錫,跟住有兩位警察攞電筒照住我哋,話小心跌落水,我哋諗住走,但其中一個男警發現我女友係女仔後,即刻話要查身分證同搜袋,重Call六個男警、一個女警加兩隻鐵馬。佢哋好鬼惡,倒晒袋啲嘢出嚟搜,連磁碟有乜都問一餐,成件事搞足個幾鐘,搜完袋見無嘢先走。」
溫馨時刻:妝前妝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