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如果可以,等我!」
李萬祺愛的宣言安安冷對

蘋果日報 2003/08/25 00:00


李萬祺昨日出席雜誌舉行的車手頒獎禮,手上仍戴着婚戒的他表示看見已分居的妻子余安安拍戲養兩女兒,大感心痛。他聲言余安安永遠是他的最愛,並發表愛的宣言說:「我努力緊,如果可以,等我。」但余安安卻表現得無動於衷。
李萬祺、方中信及車手李英健昨日往九龍塘又一城,領取由《車主》雜誌頒發的「Oris傑出車手大獎」,三人均獲贈價值一萬二千元的OrisChronograph手表一隻。
自傳出與余安安婚變後,李萬祺大幅減少出席公開活動,昨日他頓成焦點,談到近況,他說:「好努力工作,希望手頭上啲project傾得成,另外我重希望十一月參加房車大賽,努力搵緊贊助。」

戴婚戒作警惕
問李萬祺努力工作是否想取悅已分居的妻子余安安?他說:「想爭取可以得到嘅嘢,係必然嘅,見佢出番嚟拍戲,我都覺得心痛同戥佢辛苦。」
昨日見李萬祺仍戴着婚戒,他說:「我一向都keep住戴嘅,佢(指余安安)可能唔係啦,我就算唔望隻戒指,晚晚瞓都會好感觸。」問他有否致電余安安?他說:「我有打畀啲女,佢嘅嘢就喺啲朋友度知道,我知自己令佢失望過。」
問李萬祺會否害怕余安安有追求者?他說:「都唔怕得咁多,佢keep得咁好,有人追都好正常。如果有人對佢好,可以照顧兩個女,我會好安慰,𠵱家我真係冇時間做到呢樣嘢,以我所知佢𠵱家重未有追求者。」
是否仍然愛余安安?李萬祺說:「係。」婚變是否因為他曾受到誘惑?他說:「𠵱家我單身,係正常男人,同女仔約會好正常,安安喺我心中,仍然係最好嘅,仍然係我嘅最愛。」
生活不成問題
李萬祺續說:「𠵱家我嘅目標唔係拍拖,係為咗做丈夫同做爹哋嘅責任而努力,我重新整頓後會追番佢,佢睬唔睬我就唔知啦。嗰陣時大家咁艱難,我重去玩,咁佢咪對我失望囉。」
現時經濟有沒有困難?李萬祺說:「我生活好簡單,冇乜問題,即使有問題,都唔會搵安安,有好多朋友照顧我。」問他有沒有說話向安安說,他深情地說:「我努力緊,如果可以,等我。」其後記者致電余安安,告知她李萬祺的愛的宣言,她冷淡地說:「我冇嘢講,唔好意思。」
採訪、攝影:RitaLeung
empty
婚戒(圖)
empty
余安安
我冇嘢講,唔好意思!
資料圖片
empty
方中信(右一)打算參加十一月的房車大賽。
empty
比堅尼女郎令現場氣溫急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