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騙子變神 米路天奴域度假心情創奇迹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中國足球隊殺入世界盃決賽周,令即使不是球迷的你也知米路天奴域係邊位仁兄。日前,這位笑說自己有魔法的「中國隊神話教練」旋風式來港參加嘉士伯盃記招,以為大會預先給我們安排的一小時專訪足以暢所欲言,殊不知他來去匆匆,不足一小時便如風般溜走;更教人意外的是,傳聞中只會善待女記者的他,這天竟一視同仁,相當親民,令身為女性的我沒一點優待!

記者:黃珮珊 部分攝影:龍宇略
米路天奴域檔案
生日:1944年9月7日
祖籍:南斯拉夫
家庭:四兄弟中排行最小
工作:26歲時離開南斯拉夫前往墨西哥碰運氣。之後,在當地開始其教練生涯。

世界盃成績
尼日利亞:1998年法國世界盃決賽周16強
美國:1994年美國世界盃決賽周16強
哥斯達黎加:1990年世界盃第二輪
墨西哥:1986年世界盃第六名

教練生涯:
2000至現在中國國家隊
1998-99美國地鐵明星隊
1998尼日尼亞國家隊
1995-98墨西哥隊
1991-94美國國家隊
1990哥斯達黎加國家隊
1987阿根廷聖洛倫佐隊
1982-86墨西哥隊
1977-82墨西哥尤納姆隊
名成

從未想過做阿一
2001年讓南斯拉夫籍教練米路天奴域(BoraMilutinovic)再一次成為世界的焦點,他帶領第五支國家隊─中國隊進入世界盃決賽周,神奇教練的神話再次得到延續,並選他為2001年十大最佳教練之一(他排名第10位)。這一切一切讓他對今年的表現及成績更有信心。
對於今年有此優異成績仍未奪得「世界最佳足球教練」,米路坦言未有失望:
「我從未想過要當甚麼第一,我對今年的成績很滿意,也很開心可以做到現時的一切,名次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最重要是能讓中國打入世界盃的夢想成真。」個人的榮耀其次,為中國隊完成多年夢想,在世界盃中爭取最佳成績,才是米路最關心的事。
以往曾被中國傳媒大罵騙子,質疑其領軍能力,到今日被人聲聲讚美,米路在這兩年的執教期內吃過不少苦頭……
請給國家隊一點耐心
記得兩年前2000年初,當時中國隊球員自信不足,球員也未能適應他的操練方法如飛行集訓(往不同地方和連場強隊比賽),加上當時中國足協未能給予全力支持,讓米路的集訓計劃遇上不少阻礙。由於他執教年多,熱身賽仍是連場敗北,不少傳媒對他口誅筆伐,說他是騙子。但在種種壓力圍攻下,他仍然輕鬆面對:「壓力是我工作的一部分。」當時有傳媒問及中國隊是否他執教過的國家隊中最弱,米路仍為中國隊辯護:「所有隊伍都有自己的問題,實際情況也各不相同。中國隊紀律性很強,各自的特點也非常突出。我希望大家對國家隊要有一些耐心。」
執教多年未感厭倦
今日證實他的說話沒錯,經過兩年來的艱苦經營,在大家的溝通及互相諒解下,米路終於成功帶領中國國家隊走進中國足球史上的新里程。近日有關米路的去留問題惹人關注,網上更傳出米路有意在完成執教中國隊之後,不再帶領國家隊,或嘗試執教球會,被問及這個傳言是否屬實時,米路斷言否認:「我從未說過這樣的話。對於執教國家隊,我還未感到厭倦,仍然感到開心。」
世界盃決賽開戰在即,問他今次有何策略絕招備戰,他故作神秘未肯透露,只輕輕拋下一句:「跟我享受足球的快樂,帶着度假的心情打世界盃,這樣才有可能創造奇迹!」這正好印證他「快樂足球」的觀念。
曖昧關係 依然想家
面對傳媒談笑風生,堅毅執着的他,難免也有脆弱的時候,一對未能跟隨身邊的妻女最讓米路牽腸掛肚。
雖然國內不少傳媒毫不留情地大事報道他與女記者的所謂「曖昧關係」,但這些不利傳言均不能傷及他分毫,也懶得回應,他最重視的還是家人的支持及鼓勵。
原籍南斯拉夫的他於1972年前往墨西哥找機會,這處龍舌蘭酒的原產地不但讓他的足球事業得到新的發展,更讓他邂逅了現任的妻子;1986年即米路帶領墨西哥取得世界盃第6名的同年,其妻更為他誕下一名小女兒。多年來孤身漂泊在外,其妻女一直是他的精神支柱。
在中國任教的兩年以來,一對妻女未能跟隨身邊,這點確讓米路有點難受。每逢佳節倍思親,難怪去年的中秋節,米路也不禁欷歔的說了一句:
「我想回家看看。」幸好,米路可以在年尾的聖誕節暫時拋下所有事務,返回墨西哥享受難得的天倫之樂。
利就

廣告天王 賺過千萬
中國足球隊出線世盃決賽後,不少商家均以過百萬人民幣的酬金邀請米路粉墨登場。有消息指國內品牌金六福白酒、金正DVD及寧波三星奧克斯空調均以超過過百萬的廣告酬勞邀得米路任代言人。截至去年12月止,米路已成為三家國企形象代言人,有行內人士估計,在這短短期間,米路已穩賺過千萬元人民幣的廣告酬勞,相信隨着世界盃熱潮的興起,米路將成新一代廣告天王。
紅顏知己

李響
國內盛傳米路對記者不友善,惟獨與女記者特別投契,當中李響最為人津津樂道。李響與米路的一段緣始於2000年初,原為《廣州日報》政文社記者的她被《足球報》借調採訪米路,當時的李響對足球一竅不通,也不知米路是何方神聖;怎知經過多次採訪後,二人異常投契。後來米路因公事前往廣州,李亦親自到機場迎接,並隨57歲的他四處去。這段亦師亦友的關係,也令李響常得到中國國家隊的第一手資料。
《體壇周報》有見及此,隨即以破天荒的過百萬年薪將李響從《足球報》中挖走,讓這位畢業於北京大學國際文化傳播系碩士女記者一夜間名遍全國。雖然他們親密的關係招來很多批評,但二人仍不避嫌的繼續交往,甚至曾有國家隊隊員致電李響,詢問自己是否入選國家隊名單。而李響也藉着與米路的近身追訪及接觸寫成《李響零距離──與米盧心靈對話》。
任田
其實在李響之前,還有一位較李更漂亮、文筆更好的女記者任田也常常得到米路的第一手資料,行內便曾經有過「任田大戰李響」的說法,後來任田轉投《南方都市報》當編輯,李響便成為國內足球界內的金牌記者。但其家庭的前路明顯沒有工作那麼好,至少月前她正式與任職建築公司的丈夫協議離婚……
賈巖峰
自李響跳槽後,《足球報》也不甘示弱,邀得年輕漂亮的賈巖峰接棒,不但她的外表出眾,最煞食的是她能說米路的母語,在北京外語大學主修塞爾維亞語的她,成為行家中的唯一,也令米路對她另眼相看,笑言要請她當私人繙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