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髮又如何 - 邁克

蘋果日報 2016/02/26 00:00


為「愛玲進行式」尖叫的四方義士,着眼點普遍是那四副人工頭毛,認為已故作家隱私慘遭不尊重,網絡街市「血淋淋的謀殺」此起彼落,一呼百諾義憤填膺,大有揭假髮而起之勢。請恕從來沒有考慮過戴上這件小道具招搖過市的我不敏,作用同樣是裝飾頭殼頂,為什麼展覽帽子大家若無其事,對它就另眼相看?論貼身,它沒有胸圍腰封絲襪那麼無可避免引起綺念,直筆將老太太推向不屬於她的性感小貓寶座,論核突,又不及假牙義肢赤裸無情,暴露了身體結構在應用上的殘缺和不足,論狗仔隊色彩,更遠遠沒有義臀義乳的濃烈,那才是和張派垃圾婆戴文采看齊的德性,活該被拳打腳踢。別忘記,愛玲女士生前曾經戴過其中一副拍照留念,光明磊落寄到報館配襯得獎感言,如果沒有記錯,那還是她最後公開的寫真哩,歷史價值彌足珍貴,同一相片中的雪花圖案cardigan這次在台北不是被熱情擁抱嗎,怎麼地位相若的假髮獲得完全相反對待?
就我所見,最莫名其妙同時最需要勞煩福爾摩斯的展品,肯定是和三副眼鏡擺在一起的淺綠色游泳眼鏡。這種協助靈魂之窗在水中保持明亮的配件,雖然中文籠統歸類眼鏡,原則上跟架在鼻樑上輔助視線或過濾陽光的小物分屬兩個範疇,策劃者「有奶便是娘」的邏輯固然教人啼笑皆非,更重要的是引起八卦精無限好奇:雖然筆底從無暢泳碧波記錄,她是否有不為人知的美人魚時刻,晚年定期出入洛杉磯公共泳池?自幼體弱多病,醫生開出水上運動「偏方」一點也不奇怪,憐香惜玉的專家,請多多努力發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