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天安門母親:我們仍在堅持

蘋果日報 2002/06/04 00:00


編者按:丁子霖女士的兒子是六四鎮壓的死難者之一,多年來她一直頂着北京政府的種種壓力,堅持要為兒子及其他死難者討回公道,堅持要平反八九民運。到現在六四鎮壓十三周年,她說她依然在堅持,其他天安門母親也在堅持。
丁子霖
今年是六四大屠殺十三周年,謝謝大家每年在這個時候舉行隆重的紀念集會。在已經過去的十三年裏,我曾經與難友們為了見證屠殺尋求正義作出過努力。我們的這些努力至今沒有停止,在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我們又新找到了十幾位那場大屠殺的死難者。其中有兩位是在天安門廣場上被射殺的,有一位就倒在天安門前門的旗杆下,政府當局一口咬定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一個人,現在看來似乎是謊言,但是政府的謊言似乎要比事實強大得多。政府的邪惡,似乎也要比民眾的善良強大得多。隨着時間的推移,隨着人們對六四事件的逐漸淡忘,我們這些受難群體的處境確實愈來愈艱難。我們相應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更長的時間才能為死者討回公道,為生者求得正義。
我們相信這種來自生命源頭的愛是偉大的,他作為一種責任,將使我們變得更堅強及更有智慧,也將使我們的世界更理智更富有人性,從而更有效的制止暴行與殺戮。我們這個苦難深重的民族,淚流得已經太多,恨已經持續得太久。我們有責任以自己的努力來結束這不幸的歷史。今天儘管我們所處的環境仍然是那樣的嚴峻,但我們沒有理由悲觀,更沒有理由絕望。因為我們堅信正義、真實和愛的力量最終會戰勝強權謊言和暴政,在今天同胞們的集會上我願意重申去年曾經說過的這些話,希望能得到朋友們的理解和支持。最後我希望藉這個機會向朋友們表示最衷心的感謝。我會永遠記住朋友們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所給予的真誠的關愛和幫助,謝謝大家!
:今年比起去年你們的狀況有沒有甚麼新的變化?
:可以這樣說吧,我們一直在繼續,可是我們並沒有取得新的突破性的進展。但是我們既沒有退縮也沒有放棄。尤其是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我們新找到了十幾位死難者,也就說我們的名單上有所增加。現在已經將近一百八十位死難者了。我們會繼續找下去的。另外我們還在九九年,就是你所知道的我們所公布的那一百五十五位死難者名單裏面,那裏面有將近三分之一,有死難者的名字,但是沒有他家庭地址和他親屬的名字,也就是說我們還沒有聯繫上,但我們一直沒有放棄一直努力再尋找,在這一年裏,在這名單裏我們又和其中的兩個家庭取得了聯繫。

繼續監控行動
:政府對你們的監控或有關的行動有沒有甚麼新的改變呢?
:應該是這樣說,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改善。你可以試試,你給我發傳真我收不到,我給你發傳真也收不到。現在已經到我在海外的普通的朋友,不是人權團體的,普通的朋友給我發傳真也發不到。還有我這電話本來是有錄音裝置的,現在就是我不在家的時候,我自己的親屬我妹妹給我留言,聽到留言的聲音,打開來卻全部給我消掉了。
他就是用這樣一切惡劣的手段來切斷我跟外界的聯繫。但是我們今年的聲音還是發出來了。要知道我們發出的這個聲音不但費盡周折,不僅冒風險,而且非常難,一句話就難度愈來愈大。被政府凍結在無錫中國銀行的捐款,繼續從今年四月八號應該凍結到七、八月繼續被凍結半年。
政府對我們的監控沒有放鬆;對我們的迫害沒有停止,就是在外地的難屬,尤其是農村的,在去年「六四」之後就被當地公安部門糾集村裏的共產黨的幹部一塊去威脅他們,說不許他再參與我們的活動;不許接受捐款,如果一發現有就給扣沒。已經不只一家這樣的都在外地農村的老頭老太太。所以我們的捐款的轉達,變得更加艱巨了。
在湖北農村有一家難屬,前幾年我轉去給他的捐款,就被當地的共產黨的支部書記就到當地郵局冒領走了。後來我出於無奈給這個共產黨書記寫了一封信警告他,讓他收到我的信一個禮拜之內趕快把錢交給這個老人。我說你們同村的同姓的他的兒子,本來在清華大學的研究生被打死了,你們不但不給予照顧關心,你們還偷他的錢,你如果再不歸還他的錢你還身為共產黨幹部,我馬上要反映到給朱鎔基給江澤民。
這樣子以後才把那錢還給那位老人。後來他們當然心存報復了,去年他們就又以公安部名義出來,又是吉普車又是六七個人,上面來的幹部加上當地的,到這個老人的家去警告他不許接受捐款,如果有就要沒收。而且如果要離開村,要向村裏幹部請假,出去以後回來要向村裏幹部報告出去的行動,而且如果有外面的人來看望他們,都要向村裏報告。也就是說,這就是當年毛澤東時代,對所謂地腐反壞右五類分子的管治。
這個老人七十多歲了,成年就是嚴重的哮喘咳嗽,他老是面部偏癱;臉是歪的牙齒都露在外面,家裏連個起碼的黑白電視機都沒有,住的平房是全村裏最破舊的一所房子,客人去連一張給客人坐的一個像樣的板凳都沒有,就是這麼一個老人。但當年他培養出來,從他破屋子走出了一個清華的研究生,他帶着全家的希望,改變命運改變境遇的希望,但是他被打死了。那麼這位老人他連接受捐款,保證他生存求得個溫飽都得不到。其實我們寄去給他的錢也只足以延續他的生命而已,談不上別的。

不會背叛承諾
:你覺得我們香港或海外的朋友還能做甚麼?
:我覺得貴在堅持,也並不在於人數多少,我覺得人數逐年減少是預料之中的事,遇到這樣的情況也不要氣餒。我在收音機裏也聽到上個星期港支聯主辦的也有一千多人來參加遊行集會紀念,我覺得不在於人數多少而在於堅持,我也以香港同胞們的精神來勉勵自己,不管我們難屬的尋訪有多困難我也要堅持,咬了牙也要堅持下去,我想我不會背叛我的承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