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李怡專欄:戰略思維 - 李怡

蘋果日報 2002/01/30 00:00


中共對台政策的轉變,很可能同它的世界戰略思維的改變有關。
在一年十個月以前,即陳水扁當選總統前後,中共恃着克林頓在上海提出的對台「三不」的戰略優勢,曾對台表現出窮兇極惡的姿態。朱鎔基在台灣總統大選前殺氣騰騰地恐嚇要「用鮮血和生命來捍衞祖國的統一」;在阿扁當選後,國台辦主任陳雲林又表示要用「兩千三百萬人作為犧牲代價」;具有軍方背景的大陸台灣問題專家辛旗又說「不惜把台灣打爛」;國台辦副主任李炳才說「絕對不允許」、「部分台商在台灣支持台獨,又在大陸撈取好處」……。種種表現使台灣人民無法不增加與中國大陸的疏離感。扁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使兩岸關係無法緩和,而仍然能得到台灣選民的支持,中共當年的表現實是一個決定因素。
中共當年的兇惡表現,最直接的影響,是使克林頓政府立即增強了與台灣的軍事合作。延續到布殊上台,更銳意推行針對中國的戰略導彈防禦系統。世界戰略形勢因而發生了改變。
而中共有國際眼光的智囊當中,在阿扁當選兩個月後,即中共仍恃着擁有戰略優勢而想威懾台灣的時候,就有人提出了不同看法。當時據說是解放軍總參謀部智庫的「南京國際關係學院」研究員時殷弘,就在《戰略與管理》雙月刊上發表文章,提出若把解決台灣問題導向「絕對戰爭」軌道,最後只會使中共付出更大代價。他認為即使對台發動戰爭,美國不會認真進行軍事干涉,但戰爭結束所帶來的後果都很值得中國憂慮,這後果會是:引起美國的反華浪潮,助長美國用冷戰方式對付中國,美日安保條約加強結盟,日本軍事強權抬頭,南海局勢緊張,印度對中國更具威脅,中國在亞太地區被孤立,並迫使中國把過多的注意力和資源用在與美國對抗的鬥爭上,導致中國喪失經濟和政治發展的機會。
去年十一月中下旬,時殷弘在台灣進行了十天的學術訪問,他的身分已改為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他在離台後寫了一篇文章發表在台灣報章上。在文章中,他高度肯定台灣大眾在去年底國會選舉中的「積極的政治參與及其終極的決定性作用」。
他認為「台灣的知識菁英大多對兩岸關係懷有良善的期待、比較深入的理解和完全正常的不安」。他說:「這同兩岸關係問題上兩岸都有小部分『過激勢力』容易使人造成『最壞情況』想像大相逕庭」。
時殷弘重申他一年多前的「大戰略」全局思維,而戰爭危險在於兩岸都有的「過激勢力」。目前在大陸,「過激勢力」看來已受到壓抑,時殷弘這類主張已被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