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字,一屋資料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3/25 00:00


打算做一個「合理的人」,合理,就不能只破不立;破一些,立一點;有反對的,有贊成的;有攻擊的,有支持的;有鄙棄的,有認同的;有打砸的,有扶助的;有亂棍痛毆的,有溫言勸勉的;有殺之後快的,有愛得要死的;有一笑置之的,有抗爭到底的;有為私利的,有為公益的;有仁慈的,有暴橫的……合理的人是雙面的。
前陣子,庸官大呼要搞什麼「高新」科技;「科技」沒見着,「高薪」先領了。一座城,光有「科技」不成,又提到「文化」了;「新」科技和「舊」文化,並駕齊驅,這是一個合理的方向;合理的,就該支持,認同,扶助。
部門架床疊屋,是可笑的;但架床疊屋的文化部門裏,有心人想出有遠見的文化政策,卻是可敬的;在荒謬和合理之間,俗世變得灰沉沉;然而,非黑即白的天堂,是屬於基督教徒的。
「藝術發展局」之外,二零零年四月,香港多了個「文化委員會」,張信剛任主席,十七個委員不斷開會研究,但求向政府提供成熟的文化政策意見。探討的方向,我很認同,例如:「如何掌握課程改革機會,增加文化及藝術教育在中小學課程中的比重?如何發展一套多元和連貫的文化及藝術課程?」意思,簡單說,就是「培育」。
判斷力和品味是從小就得培養的;沒有品味的「文學」,只是一堆字;沒有品味的「文化」,只是一屋資料;沒有品味的「藝術」,根本就不是藝術。這篇文章,大家一定覺得很沉悶;沉悶,因為大家不關心;為什麼大家不關心,正因為過去「文化及藝術在中小學課程中」沒有適當的「比重」,作家一天不扮小丑來討好,大家就覺得眼澀兼頭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