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星期天休息:毛澤東的邪靈就是最大的國殤 - 陶傑

蘋果日報 2003/12/28 00:00


中國政府為了一黨專政的權術,喧鑼鬧鼓地紀念毛澤東的一百一十歲壽辰,就是當前的愚民反智之作。

一來一百一十歲壽辰,不是整頭大慶。二來中國政府剛剛把「保障私有財產不受侵犯」列入憲法,毛澤東卻是史上剝奪人民私產最殘酷的暴君。當今的中國政府,由鄧小平以下盡是毛澤東的叛徒。三來毛澤東輸出世界革命的瘟疫,隨着蘇聯共產帝國的崩潰,與希特拉的納粹思想一樣,早已被世界埋葬。毛澤東「大躍進」餓死八千萬人口、「文化大革命」迫害億萬,禍毀中國文化,造就今天中國社會寡義薄恥的道德文化斷層。「毛澤東」三個字,就是最大的國殤,是千萬海外華人難以認同「祖國」的最大鄉愁,胡錦濤和溫家寶此時向毛澤東這具核輻射未消的有毒屍骸帶頭膜拜,未知這是不是「執政以民為本」的誠意?

中國紀念毛澤東,或有不得已的隱衷。中國經濟改革,貧富懸殊,無官不貪,對於胡溫,或許想藉毛澤東的圖騰提醒「艱苦樸素」的道統。但是,中國畢竟已經與毛澤東思想決裂,今天的年輕一代,在鄧小平時代出生成長,他們在中國式的國家資本主義社會長大,叫他們學着面目有若患上了學能殘障的毛新宇一起來紀念「毛爺爺」,他們如果稍能思考,都會問:既然毛澤東那麼偉大,為甚麼毛澤東最厭惡的「修正主義」全面復辟,資產階級上台,國家變色?如果毛澤東的「在無產階級專政下不斷革命」的理論大錯,為甚麼又要紀念一個早已與時代脫節的偽革命家?如果毛澤東建立所謂新中國,發展了原子彈和核武器,改變中國東亞病夫的屈辱,希特拉上台,何嘗不是掃除了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梵爾賽條約割地賠款的屈辱,壓抑失業,短短幾年就把德國重建為工業強國,此一功績,今天的德國總理施羅德,為何不年年提醒德國人而紀念之?
特區親中政黨提出:「是其是、非其非」。只要中國還紀念甚麼毛澤東,對於十三億中國人,這是一句廢話,大是大非顛倒錯亂,一個缺乏邏輯思考的民族,喪失基本的判斷能力,只會「非其是,是其非」。今天的中國人迷戀金錢,已經沒有精神信仰。胡溫政府如果還在毛澤東的幽靈下唸唸有詞,無論出於何等權術的考慮,都會令中國的下一代困惑迷惘。

歐洲史上也有過暴君尼祿,但歐洲在尼祿之後,雖然歷經十字軍東征和獵焚女巫的黑暗時代,希臘的民權思想的火種從未熄滅,十八世紀之後,議會民主成熟,人權自由的價值觀為舉世確認,希特拉的幽靈不容再現,固然抗暴君於事後,也有如用桃木劍對付吸血殭屍,同時也防暴君於事先。有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民間科學理性的思辯能力,就是保證尼祿不再魔世重臨的防疫針。

世代慣受專制凌辱,只要皇帝略有一點好臉色,中國人就歡天喜地,很易滿足。所謂保障個人私產權利不受侵犯,中共重新「入憲」,許多人說是中共的「進步」。但是在一九四九年之前,中國有地主、有商人,私有財產,早就不受侵犯。毛澤東掀起流血暴力革命,一切所為何來?一七八○年美國麻薩諸塞州的「權利宣言」早有名言:「個人財產非經本人同意,縱是極小部份,亦不得受侵害」,比胡溫的「大澈大悟」早了二百多年。正如楊利偉升空比蘇聯的加加林遲了四十年,對於遲來的「成就」,中國人總是興奮得感激流涕的。

中國政府大張旗鼓紀念老毛之際,沙士病毒又悄悄在廣東重臨。胡溫如果不想中國再成沙士的疫區,又何苦令這個苦難深重的國度再次淪為毛澤東幽靈的一座大凶宅?

(圖)十二月二十六日是毛澤東一百一十歲壽辰,中央喧鑼鬧鼓地進行紀念活動。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