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人人的平等發展權 - 王岸然

蘋果日報 2002/08/11 00:00


要推動平等機會這個大原則,眼下香港就有很多現實的情況,值得平機會去研究,去提出問題。筆者昨天批評平機會好做唔做,只知提出一些外國有而香港根本不重要的社會議題,如種族歧視,是浪費社會的時間與資源,意猶未盡,今天再作補充。
講人權,一般所言所謂人身權利,在歐洲已是落伍的東西。就是在香港,就算我們認為警權過大,又或示威集會權限制多多,但政府基本上文明,警隊基本上禮貌,與六七十年代不可同日而語,亦是客觀的事實。所以這些是有待改進的人權,而不是社會上急待關注的人權。
在戰後的西方,人權改革的重點是落在人民的經濟及社會權利(SocialandEconomicRights),及公平發展個人的權利。這些權利在香港本來就發展不佳,隨經濟發展倒退而正在倒退,這才是有識之士應該關注的問題。香港的窮人,特別是年輕一代,他們有沒有一個公平的發展權利?一個拿綜援的十優學生,其實正好道出這個問題,別以一個例子說明綜援是成功的,這只是例外證明常規。這個學生是用異乎常人的毅力,加倍的艱辛,才可以有十優的成績,這已經是一種不公平。其他窮學生早就放棄。
同樣是讀書較差,有錢子弟可以放洋留學,學業事業上都可以翻身。而窮人子弟可連副學士亦讀不起,要為三四千元而工作,終身與貧窮為伍,這是一個平等機會的社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