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空 - 陶傑

蘋果日報 2005/05/20 00:00


在飛機艙裏,如果你不幸是經濟客位的乘客,令自尊心最受傷害的是隔着商務位的那一道簾子。分隔商務位和經濟位的那道布簾,為甚麼有一點點是黏起來的?不,你只不過是無意中掀起那道簾子,因為正在找廁所,簾後的空姐換了一副冰冷的臉孔:「對不起,這裏的商務位,你不可以到這裏來。」
她以為你只付了經濟位的廉價機票,卻想溜進商務位這一邊坐下。或許她知道你沒有那麼卑劣,只是想見識一下,因為你從來都沒有錢享受商務客艙。無論她怎麼想,她一把按住簾子,禮貌地叫你退回去,已經在人格、自尊、道德各方面,對閣下構成一場很大的侮辱。尤其是她方才明明也在經濟艙侍客,以一個專業的笑容問你飛機餐想吃雞還是魚。你怔怔地眺着她的身影,產生一點遐想。想不到短短半小時,她到了商務位,竟然以為你是一名偷渡客。受傷害的,還有一個男人的一點點尊嚴。
因為如果她對你有興趣,一早就在耳邊悄悄告訴你:商務艙有空位,有沒有興趣Upgrade?不要聲張,靜靜地跟我來。一個男人有時畢生只想在飛機場被美麗的地勤小姐運用她的權力,把他Upgrade一次。為甚麼是自己而不是別人?因為閣下衣着出眾,儀表非凡,看上去很有教養,而且像在大公司任職高層。雖然不是明星,眼前這位單身的男乘客,令人一見心儀,地勤小姐把你Upgrade到商務位,這是一次很浪漫的小小的濫權,因為雖然素不相識,你要屈坐在經濟艙,她暗暗心疼,你怎會是屬於那一級的男人?Comeon,她服務航空公司多年,那一點點判斷的眼光還是有的,值得Upgrade的只能是你,不會是其他的旅行團的中年肚腩自由行cheap男。
誰都不會拒絕這一道小小的後門,雖然只是閃開一條縫,在公和私之間,有點曖昧,竟然有點像她本人向你打開了後花園的那道木門。然而,在飛機艙裏,無意中掀開那張布簾,竟然被空姐有禮地勸退,嘗試一次,這樣會對你閣下好。你還很年輕,在英國讀大學,暑假回來香港玩,但又偏偏不是霍啟剛。不錯,她看死你負擔不了一張商務艙的機票,你受了侮辱,把自己關進廁所,用冷水洗一把臉,看着鏡子裏的自己,越想越氣,向廁壁重重地擂了一拳。
發生在三萬呎高空的一件小事,在一個年輕人的記憶中留下了傷痕。我要報仇,我要爭氣讀好書,很快很快,你會在頭等艙看見我,你仍那麼年輕而美麗,遞給我一杯香檳,我會向你笑一笑:你還記得我嗎?七年前,我們曾經在高空有過一面之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