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2002/10/22 00:00


沒有執筆十五年,這次重出江湖,屬意一個通俗直接的筆名:蠻牛。
中學時,早有花名「犀牛」,因我個子雖不高,卻有蠻力,全級拗手瓜較量,無人能及。
其實我「牛」之得名,也不單因力大,也因我性格也如「牛」般倔強、剛烈,不輕易低頭,遇上不平事,總會不平則鳴。我卻也講「理」,雖然力大,卻從不打架,更遑論傷人。
「蠻力」之外,我更有蠻勁。需要做的事,總悉力以赴,不遺餘力。在最後衝刺的階段,更是靠那股蠻勁去一蹴而就。
其實「牛」很有我學習的地方。牛,有勤奮之意。耕耘時,一往無前,不會輕易改變航道。牛走起路來,緩慢而堅定,不會左搖右擺,更不會着意是否得到青睞。即使是蠻牛,沒有人用紅巾去挑釁,也未必會兇猛亂撞。無論如何,也總比好些殺人於無形,玩弄人於談笑間的口蜜腹劍之士好得多。
現年逾不惑,且剛曾有大病,蠻勁卻一如當年。只是現在菱角稍斂。不過卻不是使我溫順,只是令我更容納別人的差異,體察別人的困難,欣賞別人的長處,更講「理」。
不過,堂堂專科醫生,怎可不講究名號?還是不叫蠻牛,叫勇牛,再加個理字。何況在下也真的勇而不蠻,且講理。「得失塞翁馬,襟懷孺子牛」,葉聖陶先生之句不是道盡牛之可愛、可貴嗎?願我能及!
(編按:譚詠康醫生請假四天,勇牛理暫代。)

勇牛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