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像星期天 - 邁克

蘋果日報 2015/10/01 00:00


九月二十四號那晚,在巴黎奧林匹亞劇院看Morrissey演唱會的時候,不知道他的處男小說不但當天正式面世,還被毫無憐香惜玉之心的書評人彈到一文不值,怪不得一出場就神神化化,高呼「哈囉巴黎」後,皮笑肉不笑添上「德州」。這種過氣的幽默真尷尬,照計一個自我極度膨脹的人,不會理閒雜人等評頭品足,你有你口誅筆伐,他有他繼續自嗨,竟然走漏心虛的馬腳,往好的一面想,可見他其實尚未喪盡天良。挑了最爛熟的《麖皮頭》作開場曲,觀眾情緒當然高漲,他卻仍然有點心不在焉,有一首叫不出名字的歌,嘗試了三次都走板荒腔(別誤會,不是花旦王芳艷芬始創的芳腔),直到下半場才終於進入狀態。
但是他一唱《每天都像星期天》,什麼都不重要了,我整個人輕飄飄回到八十年代的倫敦,甚至聞到Crabtree & Evelyn那款早就停產的「蜜糖水」的香味。出差住在建築師朋友位於伊斯靈頓區家中,交通說多不方便有多不方便,十一月的深夜穿着厚大衣從地鐵站走回去,彷彿置身天寒地凍的西伯利亞,早上賴在溫暖的被窩簡直不願起身。主人喜歡追趕青春潮流,唱機播出大鄉里聞所未聞的The Smiths,一望歌名我已經叫絕:《昏迷的女友》、《昨晚我夢見有人愛我》、《大嘴巴再戰江湖》、《畫張低俗的圖畫》。最喜歡的一首叫《某些女子大過其他人》,美艷親王的嗓子又姣又膩:「某些女子大過其他人,某些女子的媽媽大過其他人的媽媽……」尺碼皇后雖然不是異性戀者,一樣身同感受,興高采烈為事不關己的龐然巨物呼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