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自覺」與「覺他」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3/12/28 00:00


晚上讀完一本叫《佛法》的書,淨行編的;書,擱在佛堂裏,免費的,貪便宜捎回家扔在床頭,睡前翻翻,偶有得着。
「菩薩」是甚麼?意思是:覺有情。覺有情,就是自己開悟了,覺醒了,然後,以一顆慈悲心,點化六道眾生。
「沒有自覺之智,是決不能覺他的,但是沒有覺他的慈悲心,進一步的自覺,就絕不可能了。」人,首先要「自覺」;但你這個「自覺」,是不是真的「覺」?是不是真的「覺」到了一些別人覺不到的東西?要證明,好難。
不僅是佛門,每個行業,每個範疇,都有「大師」;「大師」,有些是別人尊稱的,國家封賞的;然而,更多的是:「自我感覺」良好,「自覺」成了「大師」的;這種「大師」,生下來不足月,鉤起來未夠秤,卻勇於「點化」人,「開導」人,好為人師,甚或真的到大學裏去,當老師;吃飽飯,就發表鴻文,「介定」人生是甚麼?愛情是甚麼?寂寞是甚麼?詩和小說,是甚麼?最要緊的是:他這個踩着高蹺看世界的自己,是甚麼?
急於「介定」,為事情下定義,表面上,是為人解惑,但「大師」自己,偏偏三十而大惑;這種「自覺」,然後「覺他」,根本是欺人,是誤世。「自覺覺他,是相輔相成,互為因果的;自覺越多,覺他的能力就越大;覺他越多,自覺的資糧便越豐盛。」書,這麼說。我總覺得這「相輔相成」,值得商榷;與其假設自己已經「開悟」,不如謙虛一點,反正是「假設」,何妨假設自己還在迷障裏,依然「不悟」?自覺永遠是一個學生,天天自省,日日進步,偶有一得,公諸同好,總好過忙着爭座次,為登「龍門」鋪路。
「大師,大師,我頭腦有問題,想亂棍打你,你既然得道,可知道怎麼度我?」我這麼問,大師們「得」到的,如果不是空手道或者跆拳道,一定好頭痕;稍有自覺的,這時候,都該後悔沒有好好當個小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