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陳藹棋迷途羔羊返正途

蘋果日報 2005/07/17 00:00


就讀中六的陳藹棋曾因被母親遺棄而自暴自棄、誤入歧途,甚至曾因缺乏生存目標而想過自殺。幸而,藹棋憑着堅毅意志,衝破旁人的歧視眼光,振作起來改過自身,成功考上預科,「即使幾艱難,我都唔會放棄自己,我唔會自怨自艾!」最重要的是,藹棋修補了跟母親的關係,重拾珍貴母愛。
來自傳統重男輕女家庭的藹棋,滿月即被送交保母照顧,「我好唔鍾意媽咪,好憎佢。我怪佢好唔鍾意我,冇用心同我傾偈。」她憶述兒時一次跟保母吵架,母親憤怒得急趕到來打她一頓;她又怪責母親曾有整整一年不跟她聯絡,任由她寄人籬下。
直至藹棋升上中學,母親接她回家,她以為母女關係會得以修補。可是,她不忿嗜賭母親負債纍纍,常有「大耳窿」上門追數,寧願跟朋友流連街上,漸漸學會抽煙及逃學,跟母親的關係愈來愈差。她含淚嗚咽:「我哋可以幾日到幾個禮拜唔講嘢,佢只係放低啲錢喺枱面畀我。」她說,母親甚至因反對她拍拖而着人毆打其男友,令她憤怒得離家出走。
不值得同情或歧視
「我一走走咗八個月,冇返學,日日去Disco(的士高),重接觸毒品,完全放縱自己。但其實我日日出街都提心吊膽,驚俾差人查身份證。」後來,男友要跟藹棋分手,還毆打她,她經歷前所未有的低潮,萌生自殺念頭。幸而得到朋友勸告、社工的幫忙,最重要的,是家人的原諒,讓藹棋決心改過,進入寄宿學校讀書。「我唔想俾人睇死,所以的起心肝做人,勤力讀書,結果考到高中。」
藹棋重拾自信的同時,也重拾珍貴母愛,母女二人現會互相傾訴及體諒,「有人同情我,有人歧視我;其實我唔值得同情或者歧視,我比冇父母嘅孤兒幸福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