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拜年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2/14 00:00


賤鳥、墨西哥人和三隻貓跟大家拜過年;大閨男擒處女,獸性大發,已讓愛護動物協會拘捕;娶妻求淑女,祝大家不像大閨男那樣拘泥。
繆思:聖人說,男人最愛兩樣東西,兩樣東西一樣髒:政治和女人生殖器。我算半個男人,因為只愛一樣東西;不過,最近我也搞政治了,我搞政治一皇雙后:一個大陸北姑,一個台灣辣妹,我努力遊說她們牀上統一。「小一統之後,就可以大一統。」我說。可惜,她們不領情,搶了我的錢,還打我,打得很疼。祝中國今天三通,明天一統。
小黑明:我失戀了,失戀就會失序,簡單說,會去滾。我滾得實在太離譜了,我不怕公安抓我毒打我,不怕病菌入侵殘害我,我滾滾滾滾滾滾滾,滾得日月無光,天昏地暗。我該死,我要這個寫專欄的混球,把我的醜事,都算在繆思和大閨男帳裏;其實,最壞的是我了;這一年,我要改過自新,服務社會;祝大家做錯事,要承認,滾完,要告訴老婆。
大頭人暨大頭家:大家聽到我這段話,我已經不在朋友們身邊,因為心理不平衡,忽然想過田園牧歌式的生活,我們闔家移民到一個周圍都是蕉樹、椰子樹和棕櫚樹的國家;確實地點,怕朋友見笑,不好說;總之,遙望香港,想到大師兄、拖鞋怪和小黑明等烏龜昨夜大宴,今宵小酌,熱鬧酣暢,我就痛悔自己打錯如意算盤:我以為讓大頭婆和大頭子女愛上新天地,自己就可以潛逃回港,行淫作亂;然而,我天良未泯,竟不忍心拋下他們在蠻荒野地;如今,他們很愛田園牧歌式的日子,誓死不讓我回來這萬罪深淵。我錯了!我很後悔。祝大家不必天天吃蕉。
拖鞋怪:到我了?篇幅所限,只能說一句?好好好,願大家今年比去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