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蘋論:用燭光支持六四受難者家屬 - 盧峯

蘋果日報 2002/06/04 00:00


北京的當權者動用了數以萬計的解放軍,動用了大量的重型武器包括坦克車等殘暴的鎮壓了希望「德先生」(民主)早日來臨的青年學生。
對中國國家足球隊的球員來說,六月四日是他們首次踏足世界盃決賽周比賽的日子,是他們向世界各地球迷展示實力的日子。相信球員的父母、親屬、朋友都會為他們興奮不已、雀躍不已。
但對像丁子霖那樣的「天安門母親」、對在八九年六月四日痛失兒子、女兒、丈夫、妻子……的六四受難者家屬來說,六月四日卻是一個傷心欲絕的日子。
就是在十三年前的今天,北京當權者殘暴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奪去了她們心愛的兒子、女兒的生命。更悲慘的是,十三年來她們一直背負着「暴徒」家屬的惡名,一直備受公安、國安部門的監視滋擾;即使在今天她們兒子、女兒的忌日,她們也只能偷偷躲在暗角悼念慘死的親人。對這些六四死難者家屬而言,六月四日怎不是讓人悲痛欲絕的日子呢?

一個令人痛心的日子
當然,六月四日不僅是個令受難者親屬傷痛的日子,也是個令中國人痛心的日子。
因為就是在一九八九年的這一天,北京的當權者動用了數以萬計的解放軍,動用了大量的重型武器包括坦克車等殘暴的鎮壓了希望「德先生」(民主)早日來臨的青年學生,殘暴的鎮壓了聲援學生的無辜市民,結果不但令大量的無辜學生、市民被殺、被害,更輾碎了民眾對自由及民主的渴望。
像這樣的暴行、像這樣的錯誤,怎不會令人痛心、怎不令人難過呢?更何況北京當權者對暴行始終無動於衷,連一點兒的歉意也沒有,甚至繼續對死難者家屬及民運人士進行滋擾、迫害,這怎不讓人憤慨呢?
是的,十三年來中國的確有了不少進步,中國經濟的發展更讓人刮目相看,連一直無法衝出亞洲的中國足球隊也第一次打進世界盃決賽周。

我們應繼續紀念六四
但是這些成就卻不能蓋過北京當權者的暴行、卻不能蓋過北京當權者對無辜學生及平民的傷害、卻不能蓋過中國政府仍是個專制政權的事實。為了讓當權者知道人民沒有忘記它的暴行、為了讓當權者知道人民對民主及自由的渴求、為了讓六四死難者家屬得到一點的支持及安慰,我們認為有必要繼續紀念六四這個日子,有必要繼續用燭光悼念在十三年前死去的學生、市民!
﹙圖﹚日前就有學聯代表遊行紀念六四這個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