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阿媽述職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5/07/17 00:00


朋友說,你變了,從未見過你這樣子。
做人阿媽,不由分說,是會自動轉型的。可是改變又說不上是理所當然,左右兩難,內外矛盾,一言難盡之餘,有幾樣轉變,是我這個生手阿媽「上台」一年零兩個多月的初步工作報告:
一、不可能再細讀說明書,但凡電器用具,只能爭取被阿仔一手搶奪撕成碎紙前,極速查看它的圖解。所以,很多新電器不是被阿仔而是遭阿媽弄壞的。家裏常常要添新傢俬用具,阿仔自細就習慣,跟阿媽趁大減價去shopping,鍾意cheap嘢。
二、從以往的嘴尖口味變得求求其其,五味不分。試過跟阿仔分吃一隻發霉麵包,快吃完時才發現那些藍點不是芝士。阿媽不但近視深了,還開始老花。生仔令人taste降級,vision增加深度,同時對距離失控,前景模糊。逐樣加起來,讓阿媽錯覺地自以為空前(空即是色,間中會睇化,當做胸前)偉大。
三、口是心非,明明筋疲力竭,還是死撐扮捱得。做阿媽是最嚴重的「變態工時」表表者,長時間勞動,殘而不瘦,難計報酬,惟有幻想,隨時會在街上被邀請做纖體、激白、抽眼袋或者護髮素代言人。下次有人問我湊仔怎樣,我仍然會鬼打咁精神挺硬說,每天24小時都咁精采,你唔生三個就笨。
四、最大的轉變是,嫌麻甩佬阻碇,只能跟三歲以下的靚仔交心有偈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