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夫納情迷夢露 - 沈西城

蘋果日報 2017/10/14 00:00


《花花公子》老闆去世,得享九十一歲永壽,當可瞑目。一生風流,御女逾二千,吾等偶像。我不曾見過希夫納,卻跟他有緣,九零年我出任《花花公子》香港版總編輯,躊躇滿志,甫上任,就欲大事改革,去西化,添港風。計劃遞去美國總部,得來指示是:「請按美國版編輯方針」,就是「FORUM」(論壇)先行,裸照不得當先鋒,即便裸照,也須以外國女性為主。我有點忿忿不平,去信抗議。興許美國方面怕我胡來,派了海外版總裁夏里殊來港跟我磋商。夏里殊親民,仔細闡釋了總部的編輯信條後,跟我說起老闆希夫納的事跡──「希夫納本是個小演員,卻有大志,東拼西湊地,籌來八千塊美金,把自己家中廚房闢成編輯部,一個人動手,炮製了第一期《花花公子》。封面和內頁,刊登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半裸照。這張裸照,其實是日曆牌上的照片,希夫納低價(500美元)問朋友讓過來,不料成為爭購對象。到第二期,出現了一隻禮服白兔,這就成為日後王國的商標。自此,《花花公子》一帆風順,成為世界首屈一指的成人雜誌。」
希夫納自幼有反叛精神,五十年代美國社會保守,出版界故步自封,他就決意用女性裸體打破束縛,倡導性開放。五三年十二月《花花公子》創刊號出版,售五十美仙,賣了五萬多本,在當時是超常銷路,男性讀者看到封面夢露的裸照,美而艷,豐而柔,骨體皆媚,無不色授魂予,酡然欲醉,瘋狂搜購。一擊得手,裸照源源不絕,徒憑裸照,不足構築《花花公子》王國,希夫納素重文士,不惜重金邀請海明威和毛姆等文豪撰寫小說。這等文壇巨匠德高望重,既肯紆尊降貴為《花花公子》寫文章,雜誌哪能不一雷天下響。正如夏里殊所說──「《花花公子》素重文化,它的論壇,針砭政事,月旦人物,俱有獨到之處,此外我們特別注重訪問。」屈指一算,名人如尊榮、卡特、卡斯特羅、阿里、霍金、石原慎太郎都曾接受過訪問。我以卡斯特羅也為訪問人物而驚奇,夏里殊笑道:「這又何難,希夫納先生神通廣大,能人所未能。」說時,洋洋自得。希夫納身邊美女如雲,不可勝數,可他獨鍾情素未謀面的夢露,生前斥資七萬五千美元在夢露下葬之所「洛杉磯西林樹紀念墓園」 買下毗鄰墓地,以便百年後跟夢露為鄰。九月三十日,希夫納悄悄下葬此地,終償同夢露千年共枕之願。
回說香港版《花花公子》,創刊者是鄭經翰,八六年十二月首版發刊即售罄,緣何如此好賣?在於封面寫真女郎是香港小姐鄭文雅(寫真攝於菲律賓孤島),頎身玉立,慧俊婉轉,人人爭看,哄動全城。創刊號,鄭大班恪守傳統,裸女寫真外,還有台灣著名女作家施叔青和南美名家馬基斯的小說;重點訪問,人物是星馬巨商莊清泉,一如希夫納,腰纏百萬,美女無數,正合《花花公子》一貫風格。嗣後,《花花公子》在鄭大班主政下屢創佳績,尤以刊登葉子楣的三點不露寫真,銷量逾十萬餘。後《花花公子》轉售與林建名,種種原因,聲勢大不如前,捱至九三年停刊。我曾問過鄭大班為何放棄蒸蒸日上的《花花公子》?他道:「那時候我要做資本雜誌,合約上有抵觸,只好放棄《花花公子》。」港版《花花公子》從此永別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