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然一笑︰未知的未知 - 莫樹錦

蘋果日報 2013/12/22 00:00


「我不明白。」Taylor先生說:「真的十分不明白。」邊說時邊喘着氣。「不明白為甚麼美國加上其他國家幾十年來花上千億金錢仍未能治癒癌症」。
病人當然不甘心,醫生也不甘心但不會直接給予任何答案,因病人應有宣洩憤怒的權利。他再問:「醫生,是我戰敗了?還是你戰敗了?」
難以回答的問題,只得說:「我們都戰敗了。」
以戰爭喻作抗癌相當合適,戰爭帶來痛苦哀傷,癌症也是;戰爭中勝者生存敗者死亡,癌症也是;戰爭是人為禍害,不少癌症也是。主要不同是戰爭只會影響戰禍中人,而癌症卻可禍及全世界每一角落,事實上美國過去十年所參與的主要戰役包括了911,阿富汗和伊拉克之戰,戰爭中總死亡人數超過十萬,而在美國一年內已有超過十五萬人死於肺癌。
面對熾熱戰役,有何戰略?
孫子兵法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面對癌症,知己難知彼更難。人類花上億萬金錢才開始對癌症有所認識,五十年代初期腫瘤科根本不存在,有關腫瘤資料還未足以成為學科,過去六十年因科技發達我們從而加深了解癌症的成因,基因突變和臨床行為,也因此而大大改善診斷和治療方法,可是我們離開「完全治癒」仍有一段很長距離。因我們知道很多同時更發現了更多我們想知而未知的(Known Unknown),比方說我們肯定知道抽煙引致肺癌,也知道煙草中的碳氫化合物(Hydrocarbon)和尼古丁(Nicotine)是主要致癌物質,甚至知道癌變過程中的多種基因突變,但至於其中的突變的互動關係和治療多種突變方法我們就不大了解,面對很多的Known Unknown也不是壞事,有目的有問題總會找方法解答,只是時間問題,救不了今天的病人但仍有希望拯救將來的病人。
其實我們仍處戰敗的主要原因是那些未知的未知(Unknown Unknown),既是未知就連發問題的可能性也沒有,很多時由未知的未知轉化成已知的未知是靠運氣,例如盤尼西林的發現便是好例子,在癌症領域內已知和已知的未知只是冰山一角,未知的未知才是水面下那八分七冰山。要破冰便需努力加上運氣。
所以將來找醫生治病不但要問他知多少,更要問他知否未知的有多少。

莫樹錦
中文大學臨床腫瘤學系教授
足本收睇《亂噏24》x DADA陳靜;跟住有嘉玲姐駕到!
周一至周五《亂噏24》約定你: http://bit.ly/appletalk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