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跳水皇后歷盡淚與痛
伏明霞握奧運金牌迷路

蘋果日報 2002/01/30 00:00


首位四奪奧運跳水金牌的「中國跳水皇后」伏明霞,自十二歲參加世界跳水錦標賽奪金牌後,便一直獲獎無數,但其實每一面金牌,也是她辛苦用淚水換回來的。經歷過人生最輝煌的一頁,身為大學生的伏明霞,對前途卻未有任何打算。 記者甘比澳洲專訪
回首前塵倍欷歔
現年二十三歲的伏明霞(小伏),本月初應澳洲旅遊局邀請,往澳洲兩星期拍攝旅遊特輯期間,接受本報專訪,細訴其鮮為人知的辛酸史。

童年隨姊習體操
原來「中國跳水皇后」的童年夢想,並不是要成為奧運金牌得主,更是胡裏胡塗地走上學跳水之路。
小伏說:「小時候我跟姊姊的身體都很差,於是爸爸便首先將姊姊送往在家附近的體操學校學體操,藉以鍛煉身體。我每天放學後,便往體操學院找姊姊,看見她在練習時,我就在旁跟着她練。
「後來姊姊的教練說我膝頭特別有力,是搞體育的料子,但學體操已經晚了,勸我加入跳水學校當插班生,我就是這樣胡裏胡塗地學跳水,那年我剛七歲,連游泳也不懂。
插班苦練基本功
「做插班生的滋味也不是太好受,所有同學當時已經學了兩年,每天在跳板上學跳水,而我這個連游泳都不懂的插班生,只能在陸地上跳彈牀,很辛苦,後來有一天教練忍不住讓我跳『冰棍』(意指在跳板上直跳下水),我閉上眼睛乾乾脆脆跳了下去,終於成功了,很有滿足感。
「我在跳水方面的確下了很多功夫,所以我現在被人稱為『中國跳水皇后』,我一點也不覺得純是自己的幸運,我是很艱辛練回來的。
「但我的膝蓋特別大,跳水時線條不夠美,於是我要想辦法用物理方法把膝蓋壓得小一點。

父坐膝蓋助壓腿
「那時候我每天把腳伸直擱在櫈上,腿就凌空架起,然後叫我爸爸坐在膝蓋上壓,每天壓三至四次,每次十分鐘,每一次都痛得我半死,大哭大叫,但為了跳起來有美感,我不得不忍受這痛楚,除了壓腿,就是拉肩,現在這些地方,有時候仍會隱隱作痛。」
撥着問號覓方向
雖然訓練過程極辛苦,但伏明霞從未想過放棄,惜天意弄人,小伏遇上因發育而引致身體長胖的問題。

發育期戒吃米飯
小伏猶有餘悸地說:「自從九二年參加完巴塞隆拿奧運會之後,九三至九六年是我人生的迷惘期,因為我發育、長胖了,我每天吃得不多,但體重偏偏不停上升,我很煩惱,再這樣下去,我不可以再跳,於是除了每天跳水十多小時外,就用其他時間來減肥。
「每天清早,我會穿上一身不透氣的衣褲跑步,務求焗出汗來減肥。而吃方面就更痛苦,每天早上只可吃一隻蛋、一杯奶,午飯及晚飯亦只可吃魚、牛、豬其中一樣,但不可以吃米飯。我那時候正發育,訓練時消耗很大,吃這麼少真的很辛苦。

入清華努力增值
「經歷完這段發育期後,我面對另一人生重大考驗。九六年,我十八歲,對跳水運動員來說年紀已經很大,自己很迷惘,我真的熱愛跳水,喜歡那種滿足感,但我可以怎樣?我知道跳水不可以跳一生一世,所以我選擇報讀清華大學經濟管理系。

不熱衷入娛樂圈
「可是我對跳水的心仍然痕癢,最後得到教練的鼓勵及幫助,我邊讀書邊訓練,水準仍然保持得很好,各方面都在最好的狀態下,我成功說服了所有人,才能夠再次參加二○○○年的奧運。」
四奪奧運金牌,人生最輝煌的時刻經歷過了,小伏往後究竟有何打算?
小伏說:「的而且確我的人生已有光輝的一頁,往後的日子我還未有任何打算,一切都要待我明年畢業後才可落實,對於入娛樂圈,我亦不是怎麼熱衷,一切順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