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只道是尋常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20/01/01 00:00

l012礦泉水李碧華

今天開始,我們在任何文件或紀事上,都得把日子年份改為2020。

有法律界朋友溫馨提示短訊廣傳:當大家在文件上填寫年份時,切記要全寫,如31/1/2020,切勿用31/1/20的簡寫,如有心人想加上其他數字,如31/1/2019時,文件就變成無效了。所以得小心。

──我在想,問題只發生在2020可簡寫為20的這一年內。又,假如有力回頭,當然誰都不想要2019,最好在港人生命中消失掉,卻不可能,大家被大時代選中,便得面對賣港人禍、政警鄉黑勾結、法治崩潰、黑警暴虐、生離死別、痛心不忿、悲憤抑鬱、在濫發的山埃催淚毒氣中求存、繼續抗爭……2019令不少年輕人極速成長,也令無數和理非變得勇武,這變異的一年,夠了,我們再也回不去任何一年了。

即使有改年之「便」,在20後加上00、01、11、14、18──其實過去任何一年都很好,尋常快樂只隨風而逝。

清代詞人納蘭性德有闋《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沈思往事立殘陽。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芳華轉換,風緊寒侵,方念往昔看來只屬平凡的幸福和平安定小小樂事趣聞,並非必然,亦不重臨,稍不珍惜,即成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