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美國種下恐怖襲擊的禍根? - 盧峯

蘋果日報 2006/01/21 00:00


有的人說,中東地區之所以成為全球恐怖主義組織溫床是因為以巴衝突長期得不到公正的解決;有的人說,西方國家拚命掠奪中東的石油資源是令激進組織不斷壯大的根本原因;有的人說,恐怖襲擊是伊斯蘭文明反擊西方基督教文明的手段;也有分析家說,美國在一九五三年插手伊朗政局,推翻民選的伊朗政府,讓國王巴列維建立鐵腕統治才是令伊朗從溫和走向極端、令中東民眾從溫和走向極端反西方的根源。
撰寫"AllTheShah'sMen"的美國《紐約時報》資深中東特派員StephenKinzer正是提出這樣的觀點。他在書中指出,五十年代初伊朗已建立了一個民主、溫和、開放國家的雛形,首相MohammadMossadegh更因為着力維護一個開放的社會、更因為敢於跟長期控制伊朗石油資源的英國及英資石油公司鬥爭而備受國民支持,若果他的管治能正常地延續、若果伊朗的民選體制能持續下去,伊朗將大有可能成為中東最早落實民主體制的國家,回教原教旨主義組織及極端組織不僅難以在伊朗壯大,更不可能得伊朗政府的支援。
只可惜,英美兩國政府基於短暫的經濟利益、基於石油公司的利益、基於一時的政治策略考慮,悍然自一九五三年開始利用MI6及中央情報局策動政變,透過收買報紙製造反對Mossadegh的輿論、透過賄賂一些邊緣的政治團體不斷上街示威及搗亂、透過拉攏部份政見保守的軍人令軍隊分裂、透過強大壓力迫使已成虛君的巴列維國王合作。
結果,伊朗政局在短短幾個月內急轉直下,首相Mossadegh無法再穩住大局,國王巴列維便在部份軍隊支持下出面奪權,罷黜首相,廢除民選議會及制度,建立極權統治。
根據Kinzer的分析,伊朗民眾在吃過美國干預的苦果後,對美國以至西方國家的疑心及抗拒感極大,他們憂心美國再次利用各種不同方法如輿論、民間組織的聯繫等插手伊朗事務,重演五三年的政變,故此對美國以至西方文化非常排斥;再加上巴列維國王在位二十多年間把獨立的民間反對力量消滅殆盡,只剩下受到宗教保護的強硬派教士及原教旨主義信徒。但是當七九年巴列維倒台並由宗教領袖霍梅尼主政後,整個伊朗立時成為原教旨主義組織、激進主義組織的天堂,伊朗革命政權更成為輸出伊斯蘭革命、資助反西方及反美恐怖組織的主力,不少恐怖主義組織如哈馬斯就長期得到伊朗政府在金錢及軍備上的支持,成為中東地區的禍患。
當然,把恐怖主義、恐怖襲擊的興起歸咎於單一原因、單一事件有時不免誇大了個別歷史事件的作用。
但若果把Kinzer對伊朗的分析跟西方在八十年代介入阿富汗的經驗一起看,便可以清楚看到,當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輕率的介入中東國家內部事務、輕率的按本身的政治利益或計劃重整中東地區的政治秩序時,所產生的反效果、所引發的後遺症不僅嚴重,而且歷久不散,即使過了幾十年、即使過了半世紀依然在毒化雙方關係、依然在損害地區以至全球的安寧。
這一回美國揮兵入侵伊拉克若果未能好好善後、若果未能協助伊拉克走向一個溫和、開放的社會,那伊拉克將有可能步伊朗的腳步,成為恐怖主義組織的溫床,對美國、對中東、對全世界造成巨大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