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忍唔到佢嘅嗜好至離婚」
反擊!章小蕙哭數阿B五宗罪

蘋果日報 2002/07/21 00:00


鍾鎮濤(阿B)在昨日出版的周刊訪問中,大爆當年欠下裕泰興債務期間,前妻章小蕙曾找陳曜旻做擔保人,並要求阿B寫欠單給對方,阿B為此十分扯火,即時堅拒簽名。章小蕙昨日隨即召開記者會反擊阿B,力數阿B的五宗罪。
鍾鎮濤(阿B)在昨日出版的周刊訪問中,透露當年自己的理財觀念很「矇」,任何文件只要前妻章小蕙要他簽名,他便會照簽如儀,而他們在欠下裕泰興二億五千萬期間,有次因為借貸到期,章小蕙便拿着一張由她手寫的欠單,對他說由於陳曜旻(Edmund)是其中一份貸款的擔保人,故此阿B需要寫下欠單給陳曜旻,那時候已知道婚姻出現第三者的阿B十分氣憤,即時堅拒在欠單上簽名。

「成日要我食死貓」
對於以上指控,章小蕙昨午四時許在其時裝店門外舉行記者會,力數前夫五大罪行,包括要她執拾爛攤子、難以接受的嗜好、經常裝作可憐、買淺水灣豪宅是他的主意及與范姜先「另起爐灶」,其間章小蕙更當場灑淚。章小蕙說:「佢嘅爛攤子次次都要我執手尾,又要我食死貓,佢嘅嗜好同有啲習慣我忍受唔到,我受夠啦,所以至決定離婚。」其實章小蕙早於兩年前已在電台訪問中提過難忍阿B的嗜好,但至昨日她仍不願透露這些嗜好是甚麼。
而章小蕙亦大爆阿B在九六年時已跟范姜在一起,同時他們所購下的淺水灣三十七號豪宅,也是阿B的意見,章小蕙稱由始至終她也不贊成這宗交易,至於所欠下的二億五千萬債務,她自稱連一毫子亦未用過。

買豪宅非她主意
章小蕙說:「希望佢(阿B)記得自己做過乜,佢暴露咗自己嘅所作所為,話畫上句號同劃清界線嘅都係佢,佢踩完又揼,驚我唔死得,重插多我兩刀,好彩呢一刀揭露咗佢嘅狐狸尾巴,九七年有個經紀話淺水灣呢層樓好抵買,當時我唔喺香港,我喺電話度推咗佢,我重即刻打畀阿B同埋我媽咪,叫佢哋唔好買,之後阿B冇知會我,佢開咗張五十萬嘅支票做買樓首期,但十日後要再畀十個巴仙嘅大定,我哋冇能力咁做,阿B就叫我諗辦法,我硬住頭皮問Edmund借,我問過律師,佢話情理上我哋要寫欠單畀Edmund,筆錢分三份當做生意,阿B係知㗎,而我係有簽到,但阿B冇。」對於阿B在訪問中稱很信任家人,章小蕙即說:「唔使『隊』啦,我已經夠㷫啦。」
章小蕙續道:「九六年時,工人已經同我講,話鍾先生有個女朋友喺台灣,佢哋一齊開畫廊,我有佢哋嘅機票存根同護照,重親耳聽過佢哋講電話,時間上係佢先另起爐灶,佢成日畀個慘樣人哋睇,好似好偉大、聖人咁,佢係一個藝人,二十四小時都做緊戲㗎啦。」

阿B:真假天會知
對於所負的債務,章小蕙說:「嗰二億五千萬,借嘅係一千六百萬,之前喺嗰筆錢賺到嘅二百六十萬,鍾先生用嚟開咗錄音室,我一個仙都冇用過……以前我以為有少奶奶生活,點解做到隻狗咁……」這時她說到Edmund給她的愛,便忍不住當場落淚,要暫停訪問。章小蕙表示當初眼見Edmund對亡妻情深義重,令她非常欣賞。
對於前妻在記者會上的種種指控,阿B昨晚在電話中回應說:「過去咗嘅嘢,你哋返報館查重清楚過我啦,是非真假天會知嘅,我都係嗰句啦,金錢破產並非末路,人格破產至係絕境,無論有乜是非都唔好再問我,我唔識得編織故事,只想專心做嘢。」
此外,章小蕙前晚收工後,曾偕同兩名外籍女性朋友前往蘭桂坊的KeeClub開會,繼而三人同往位於灣仔的「橋底辣蟹」用膳,接着再轉去跑馬地的「滿屋甜品」歎西米芒果撈,有途人見到章小蕙更說:「掂埋去即刻破產呀!」事後記者問到章小蕙時,她即說:「我唔理啲途人嘅反應,alright?」三人其後步往隔籬的腳底按摩店做按摩,直至凌晨一時,章小蕙才自行乘搭的士返回寓所。
採訪、攝影:王連連、林德雄、蔡如玉、娛樂突發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