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舊泉重泡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03/12/28 00:00


一年半前在北海道的登別溫泉區住過一個星期,那家叫「花之旅亭」的酒店叫人回味無窮。房間的陽台上還有一個私家露天溫泉,面對一座小山,山頭鋪了白雪,陽光從白雪上反映過來,金燦燦耀得人瞇起了眼睛。
空氣清冽,吸進肺裏涼涼地像加了薄荷,身子卻浸在三十八度的硫磺泉水裏,熱氣一個勁地蒸騰,額頭的汗珠在陽光下閃得水晶珠子似的。
今年又到北海道,又住進了登別這間酒店。熟悉的客房,熟悉的陽台小溫泉,地鋪上清新的草蓆味,喚回了記憶,好像昨天還住過。日式溫泉酒店有很多傳統規矩,每一層樓都由一個女服務員負責,客人來了,她把你迎進客房,然後匐在地上施禮,接着張羅甜膩的點心,泡好熱茶奉上,這才算完成了私家歡迎儀式,再躬身施禮,幫你關上玄關和房間之間的拉門,退了出去。
我又泡進了那一缸硫磺泉水裏,今年天暖,時近元旦,北海道依然積雪不夠,酒店對面的山頭上,白得零零落落,其間樹木,竟有青翠之色。晴空萬里,陽光照在臉上還有點發燙,面前那座小山的形狀像顆雞心,樹木和積雪如心上的血脈,看得出神,頭臉都已經汗如雨下,趕緊跳出缸來,渾身赤紅,此時要是躺進雪地裏,會聽得見「滋啦」一響,像淬火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