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 湖 - 陳也

蘋果日報 2012/05/09 00:00


人在江湖灑淚時,最有資格繙譯江湖成英文的,非林D9莫屬。「唉,魚相忘於江湖,人相忘於道術。今勻老貓燒鬚,着了道兒,三十幾年道行,傷亡江湖中!」
同樣為江湖躊躇的一鱷先生,不禁附和:「夫以鳥養養鳥者,宜棲之深林,游之壇陸,浮之江湖。捫心自問,吾非江湖郎中,如今只能避走林蔭,日夜觀鳥,真是淡出鳥來。叫我如何對住棲鳥唱K,至怕牠們帶禽流感病毒啊!」
江湖,被北大那批唔識死的教授擺上台,分明挑撥江湖恩怨,一肚氣的元朗鄉紳,想唔搵上海仔重出江湖都幾難。
行走梁特首的江湖,必須個個好打得,隨時捱街坊擲過來的粟米斑腩飯(樣樣加價,捨得拎來擲的,可能縮水得半個飯盒)。江湖飯(包括豬扒飯)唔飽肚的啊。
大和解,點解?跟江湖一樣,只能體驗,難以傳譯。梁振英以為已經一統江湖,其實江湖險惡,西環的武林追殺令火上加油,江湖好快變滾水!
司機,「江湖」有落!不是思覺失調,江湖已經清拆再重建,變成兩萬八蚊呎的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