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至少是男兒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5/10/01 00:00


奧巴馬在聯合國會見普京,擺出一張冷面孔。因為俄國除了入侵克里米亞,還支持敍利亞的阿薩德政權,而且拉攏伊朗,分享情報,一齊對付伊斯蘭國恐怖集團。
奧巴馬是個正直的人。他認為阿薩德是個殘酷政權,普京助紂為虐。奧巴馬的美國政府認為:伊斯蘭國固然邪惡,但阿薩德政權也不可以支持,只能由敍利亞實現民主,不可以與魔鬼合作。
但是,這是知識分子型的一廂情願。政治不是這樣玩的。當前威脅全球的首敵,不是伊朗,不是普京,也不是北韓。伊斯蘭國已經殺進歐美,手段兇殘,堪比蒙古的成吉思汗和中國的張獻忠。
美國既然不對敍利亞出兵,北約完全一事無為,聯合國又是一座廢物,這才醞釀出伊斯蘭國這個擴散的腫瘤。歐美軟弱,一味口頭譴責,但普京卻肯動手。奧巴馬是一個Talker,普京卻是一個Doer,難得普京敢出兵殲剿伊斯蘭國,敢作敢為,奧巴馬憑什麼端出一副不高興的面孔?
俄國不應該聯合伊朗來插手?很好,那麼不如由美國北約來動手。美國可以拍着北約和沙地阿拉伯出兵。但你奧巴馬不會做,也不敢做,歐盟的左翼政府也很怯懦。俄國普京出手了,你有什麼資格阻撓?
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國的邱吉爾,心中痛恨史達林的共黨蘇聯。蘇聯滲透英國工會和工黨,視英國帝國主義為死敵。但是那時雙方迫在眉睫的共同死敵,是希特拉的納粹德國。英美只能聯合次敵蘇聯,對付首敵德國。
一九四一年,史達林第一次發電祝賀邱吉爾生日,送來伏特加和魚子醬做生日禮物。隨後邱吉爾也回祝史達林生日。雙方建立和而不同的個人關係。一九四五年,邱吉爾出席雅爾塔會議,住在史達林的別墅。史達林招待邱吉爾吃燒豬,並將一個豬頭放在邱吉爾面前。邱吉爾不吃,讓史達林吃。史達林用尖刀削下豬臉頰肉,用手剝食,一嘴油膩,賓主盡歡。
東西線夾攻柏林的大計,就在吃燒豬的餐桌定下。邱吉爾力挽波蘭自由不果,波蘭被史達林虜了。大戰後邱吉爾發表著名的鐵幕演說,反蘇反共如故。
這一代的西方,缺乏領袖。奧巴馬沒有讀過多少歷史,也不懂得謀略。倡揚公義有口水,行動除惡無膽識。普京反而像樣。這是亂世令人悲觀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