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兌日圓要趁早

蘋果日報 2016/02/26 00:00


投資者今年如履薄冰,隔日便有消息衝擊已被股災蹂躪的弱小心靈,最令市場意外的,是日圓突然轉強,每百日圓兌港元曾重回「七算」,令一眾打算下月遊日賞櫻的市民失望失預算,但筆者仍傾向相信「早買早享受,遲買琜爆頭」。
日央行為救經濟兼對付通縮,上月底重招引入負利率,至今將近滿月,卻見日本股滙「雙殺」,甚至掀起「負利率冇料到」一說。一口咬定是負利率錯,未免言之過早,但日本身陷內憂外患,透過圓滙貶值刺激經濟的如意算盤未必能打響。
對內,日本商業銀行能否承擔趕客風險,將負利率成本轉嫁予存戶仍成疑。以日本市值最大銀行三菱日聯金融為例,本月中正式實施負利率後,該行最新1年期存息為0.025厘,同業三井住友銀行的1年期存息亦為正數,某程度上反映銀行不傾向徵收客戶手續費,由自己扛起成本,但同時需要為存放在央行的儲備乖乖繳息。除非貸款利率未有跟跌,否則按局勢發展,商業銀行利息支出以至盈利必然受壓,打擊權重銀行股,不利股市,鼓勵消費的效果亦要打折。
對外,市場相信圓滙不跌反升是反映資金流入避險,避險潮退則會重掀跌勢。然而,全球經濟增長陰霾未散,各國放水的低息環境衍生「資產荒」,即資金根本無安頓之所,特別是中國及北韓這兩個地緣政局計時「炸彈」,為避險資產營造天時地利環境。再者,美國加息步伐減慢甚至不加息的憂慮甚囂塵上,要日本央行掌握極為被動的避險形勢及資金流向,從而釐定日圓方針絕非易事。
引入負利率,已揭示政策再寬鬆空間幾近封頂,日本可主動出擊的,就是為負利率加碼留伏筆,及誠如安倍上周所言:必要時干預圓滙。但干預滙市代價不菲,從中國燒外滙儲備支撐人幣便略知一二。故閣下實在無須憂慮太早「唱Yen」,越遲兌換日圓的成本,包括緊貼局勢發展的非金錢成本,只會越高。

記者:何仲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