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母常帶陌生漢回家度宿
23歲女「揩天」昏迷獲救

蘋果日報 2002/01/26 00:00


【本報訊】青衣長康邨一名自幼喪父的少女,因不滿親母「朝秦暮楚」不守婦道,染上「揩天」(吸嗅天拿水)惡習,來麻醉自己。昨又在住所內「揩天」玩命,母親偕印度籍男友登門探訪,揭發她連嗅兩支天拿水後倒地神志不清,報案將她送院。
現年二十三歲的女事主「阿儀」事後在病房內道出坎坷的身世時抱怨;「我憎佢(母親)經常帶不同男人返家,才淪落到如此境況!」
阿儀透露,六歲時親父病逝後,母親便經常帶不同的陌生男子回家度宿,不理會她的感受。怒不敢言,惟有自暴自棄,與損友為伍無心向學,多次離家出走,左手背上紋有玫瑰花紋身圖案,又習染啪丸仔,六、七年前開始「揩天」來麻醉自己,每星期都嗅三至四次天拿水,每次要兩支天拿水才能頂癮。

母與印籍男友同居
阿儀的母親現年四十三歲,據悉目前與一名三十三歲印度籍男友同居,母女兩人甚少往來。「阿儀」表示經昨日事件後醒覺,已跟醫生討論過將癮癖戒掉。
昨凌晨三時許,阿儀在屋內嗅了兩支天拿水神志不清倒在廳內,她的母親與印籍男友到來探望揭發報案,將她送院。阿儀母親的男友稱,女友很關心女兒,知道她喜歡嗅天拿水,有時會帶兩樽來以便跟她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