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發展二元經濟解決失業

蘋果日報 2002/05/30 00:00


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政策研究幹事 周昭德
近日「本土經濟抗失業」甚囂塵上,人人嚷着要發展本土經濟。梁錦松在財政預算案中,提出要促進本土經濟發展,發揮本土文化特色,推動內部消費,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可是,本土經濟真的能解決失業問題嗎?
要明白甚麼是本土經濟,則不可不提「二元經濟」。所謂「二元經濟」,第一元是指高科技、高增值的知識型經濟;第二元則是勞動密集、低增值的經濟。香港要走出經濟困境,解決結構性失業的問題,除了要發展高科技、高增值的產業外,更要推動勞動密集行業的發展,這樣才能夠為低技術及低學歷人士提供充足的就業機會。
在七、八十年代的香港,製衣、塑膠、五金、電子等勞動密集行業吸納了大量勞動人口。時至今日,製造業已式微,未能有效吸收迅速增長的勞動力供應,而勞動市場亦出現勞動力供應與需求錯配的情況。香港今日當然難以走回製造業舊路,取而代之,我們要發展另一些勞動密集及低技術的產業。對此,立法會議員陳婉嫻曾建議,香港可發展個人服務業(如照顧老人、託兒、家務助理)、環保及回收工業(如廢紙、鋁罐、膠樽、電腦回收等),以及本土化經濟(如零售攤販、街頭藝術、特色食肆、露天茶座等)。

需發展低技術產業
梁錦松所說的「本土經濟」,看來是泛指第二元經濟。要不然,梁不會說「家務助理和健身教練」等個人服務業為「從事本土經濟活動的人士」。可是,梁捨「第二元經濟」一詞而自創「本土經濟」,即使不是故弄玄虛,在概念上亦造成混淆。第一,「本土經濟」令人誤以為僅指第二元經濟中的本土文化經濟。第二,「本土經濟」令人誤以為是指內部消費。若「本土經濟」是指第二元經濟,那麼它並非一定是「本土」,如旅遊業和回收業,也可以賺取外滙。
然而,人們在討論本土經濟時,流於把它等同小商販及藝墟等地區特色小生意,而忽略了其他領域如個人服務業和綠色工業。不少論者已指出,零售攤販、街頭藝墟等經濟活動根本對解決失業問題幫助不大,例如發展黃大仙廟的攤檔,可以養活多少人?現今不少檔主都慨歎生意難做,若擴展攤檔,生意豈非更難做?市民消費意欲疲弱,攤販藝墟到頭來恐怕仍是「旺丁不旺財」,根本沒有持續經濟效益(看看舊機場跳蚤市場的慘況便知了),那又如何為目前二十四萬失業大軍提供出路?
政府和社會人士花了不少時間和篇幅去討論如何推動零售攤販、街頭藝墟、特色食肆、露天茶座等經濟活動,試圖在市民消費力薄弱的環境中以消費零售業來吸納剩餘勞動力,可說是「斷錯症、開錯藥」。香港目前失業人口,大部份是低技術、低學歷的一群。香港要發展的,是一些低技術、低增值,但可以創造較多職位的產業,這樣才可解決大量人口失業問題。與其苦苦思量如何及在何處設立特色擺賣區,何不認真想想如何扶助本地的環保回收工業及個人服務業?為甚麼梁錦松一語風行,政府內卻沒有多少人問更有效改善失業的其實是甚麼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