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影話:《觀音山》活着就是好?

蘋果日報 2011/04/28 00:00


你要是看過《紅顏》和《蘋果》,對本片可能稍感失望,皆因你對李玉有了某程度的期望。范冰冰憑本片摘下去年東京電影節的后冠,姑勿論其他對手演出水準如何,她的確是四位主要演員中最搶鏡和最討好的一個。張艾嘉是老薑當然勁辣,舉手投足都是戲。來自台灣的陳柏霖演四川的浪蕩少年,一口台灣腔調的普通話,令影片開首看來有點像台灣的鄉土電影。肥龍周身肥肉的確幾好笑,他為一個沉鬱的題材,提供了讓人開懷的排氣閥。
《觀音山》有好的筆觸和技法,也有我認為是拍壞了的場面。先說後者。話說張艾嘉的兒子生日那天車禍喪生,女友亦重傷割掉一條腿。女友後來撐着枴杖、拿了生日蛋糕來探望張艾嘉,頗有身世堪憐的況味。張二話不說,勁罵本身也是受害人的女子。看到這樣煽情的筆觸,我就很難去同情這位痛失愛兒的母親。而這個既唱京劇又習書法的頗有藝術氣質的姨姨,如此這般歇斯底里,令角色的說服力大打折扣。如果這場戲不是處理得這樣暴烈,又或者事先有伏筆或稍作鋪排,效果應該會更理想。
撰文:黃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