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精神科講座 - 譚詠康

蘋果日報 2002/05/30 00:00


我有時會應非政府機構的邀請,到一些社區中心、會堂,或者中途宿舍講授精神病和精神科藥物的知識。這些講座是沒有金錢報酬的,純屬自願式的義務工作,因此沒有太大壓力。與會人士包括精神病康復者及其家屬,當然也有該機構的職員在場壓陣,以備人數太少時可以壯壯聲勢。
通常我一開始便會自吹自擂,標榜一下自己的工作和職位;把自己讚得天上有地下無,連會考成績也拿出吹噓一番。雖然台下的聽眾全都皺起了眉頭,我仍然自得其樂地自說自話。當然,我不可能替自己賣長達一小時的廣告。五分鐘過後,我便會重返正題,認認真真地講授精神病和精神科藥物的知識,隨後還有三十分鐘的答問環節,保證一些好夢正酣的聽眾有充份時間甦醒過來。一般來說,解答疑難的現場氣氛很熱烈;完畢時更會傳來雷動的掌聲,可能是因為「講座終於完了」。
不過,最突兀的時刻卻在檢討的過程,其間可幸我並不在場。他們的評語如下:
「他用太多英文生字,是個假洋鬼子……果然是讀番書大的!」
「他的解釋不夠詳盡,是否對事實有所隱瞞?」
「他的答問時間太短,未能回覆我的問題……」
「他說話的速度太快,我坐火箭也跟不上……」
「他打的字太小,我老花看不清……」
「他年紀太輕,不夠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