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澳洲新派教學亂中有序

蘋果日報 2002/01/30 00:00


中學教師 施安娜
據香港學校訓導人員協會的調查指出,派位組別減少引致學生學習能力差異擴大,為學校帶來不少困難,調查更指出逾半學校不認同「五改三」,主要原因是「五改三」擴大了學生的成績差異,但作為教師,其實是要問,該迴避還是面對這種差異。我想借去年暑假我在南澳洲的考察談談我的看法。

教室秩序非主要
在南澳洲的考察,是以教室觀課為主的。我觀課的是一間小學。據我所見,那兒的教室秩序表面上的確比香港的混亂。我幾天都在同一班裏觀課,可是所謂的同一班,實際上卻又是三、四兩個年級。上課時,教師是再按學生能力而分組教學的,全班二十八人分成五組。當教師向某一小組教學時,其他組別的學生各有自己的課業。很自然地,有人在閒談,我甚至看過動手動腳打起來的情形,可是只要教師有節奏地拍五下手掌,其他人也跟着拍起來,焦點便集中在教師身上,課堂寧靜過來,混亂中又回復秩序。
這就是亂中有序的教學。另一節是默書,也是亂哄哄的,不同的組別,據其能力的不同,默書的內容不同,教師讀出各組的內容,學生聽取屬其組別的生字而寫下,偶有學生會提問她所屬組別的是甚麼字,最後各組也能夠在同一課堂裏完成默書。閱讀課也一樣,內容因應各組而有不同,閱讀後卻有時會作分享,不同組別的學生介紹自己讀過的內容,與其他程度的學生交流和分享。
師生都習慣了這種紛繁、多種多樣的上課模式,而我們將學生由五個組別改為三個,不少教師就叫苦連天。這到底是教師欠缺靈活性,還是教師的惰性?
教師應與時並進
要「互尊其所以異」的確費心,教授內容多種多樣那及得上劃一課程方便省時,誠然,這種多樣化背後還要很多的配套與支援,可是更重要的是文化上的改變,教師要接納、甚至忍受學生發出那些必然的「噪音」,而不是只要求學生乖乖地聽從教師教導,要接受學生各有不同、而非劃一的「照單全收」,當我們更醒悟人與人的差異,接受人是千差萬別的,便沒有那麼多硬性的劃分,讓學生有不同的接觸,也有機會發展其不同的能力。
香港學校訓導人員協會的調查正是活生生的例子,調查指在受訪學校中,近六成學校表示無相關措施應付學習差異擴大,有五成六指無改善紀律問題的對策,中大教授林智中更認為在派位組別減少後,收生差異擴大,教師教學要「中間落墨」,無法同時兼顧成績出色與欠佳的學生。他更擔心,新制對英中衝擊不小,最後方迫學校轉直資,好的學校全被私校壟斷。所謂的「無相關措施」、「無法兼顧」,究竟是不為?還是不能為?靈活多變的教學需要配套與支援,例如每班學生人數過多,也是政府一直未投入資源配合改善的,可是,作為專業教師,在要求政府支援的同時,不應「斬腳趾避沙蟲」,當社會要求改變教學模式,教師是否仍要抱殘守缺,堅持易於照本宣科、需要學生能力相近的教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