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事業篇:只有電影沒音樂

蘋果日報 2003/12/28 00:00


任賢齊(小齊)今年拍了兩部電影《飛鷹》和《花好月圓》,兩部戲佔了他七個月的時間,只因拍《飛鷹》時遇上沙士,不得不停止拍攝,最後花了半年時間完成此片,身為歌手的他今年好像沒有在樂壇上努力過,好像不太像樣?小齊說:「我都有啲覺得唔好意思,但係如果我拍嘅兩部戲成績好,咁我就可以有一啲唔同嘅收穫,所以今年有唔少內地嘅頒獎禮邀請我出席,我都唔好意思去,因為我諗諗自己今年好似冇乜歌,如果去攞獎好似唔知點咁。」

感激張艾嘉
小齊不知不覺來港發展已有五年,以往有不少台灣歌手在港發展都只是曇花一現,小齊卻依然保持吸引力,連他也覺得是個奇迹,小齊說:「我都覺得自己幸運,我又唔靚仔,廣東話又講得唔好,但有好多人支持我,真係好多謝香港嘅朋友同歌迷。」
小齊解釋:「可能我比較平民,我去到邊啲人都同我打招呼,好似當我朋友咁,同埋我同其他台灣歌手唔同嘅地方係我有電影keep住喺香港上映,所以先可以喺香港嘅娛樂圈咁耐。」小齊亦說要多謝張艾嘉,因為他當年到港發展時,都是由張艾嘉協助他揀劇本,他才不致揀錯戲拍。

「成日講粗口」
在港發展最辛苦莫過於要學廣東話,小齊憶述:「啱啱嚟嘅時候真係一句都唔識講,搞出好多笑話,成日唔小心講咗粗口,我記得嗰時同我經理人一齊出去傾嘢,人哋係咁同我講嘢,我都聽唔明,最後人哋都係同番我經理人講國語,都唔知幾瘀,所以我都好感激我經理人,佢都為我做咗唔少嘢,我哋最初人生路不熟,到𠵱家算係有小小成績,佢嘅功勞都好大。」
後記:儍氣自封「任人砌」
記得初初認識小齊的時候,真是給他的廣東話笑死,小齊竟連自己的中文名都讀歪,不停叫自己做「任人砌」,有次更錯將楊千嬅由「鄰家女孩」說成「輪姦女孩」。可能就是這種半鹹半淡的廣東話已經成為他的標記,替他加了幾分儍氣,使他可以在香港娛樂圈繼續立足下去。
撰文:胡比
攝影:陳慧安
場地提供:HairCulture
髮型:BillybyHairCulture
化妝:AngleYip
empty
小齊夥拍楊紫瓊的電影《飛鷹》,遇上沙士阻礙拍攝。
劇照
empty
小齊與楊千嬅合演的《花好月圓》,到了雲南取景。
empty
小齊今年顧着拍戲,真正拿起咪大展歌喉的機會並不多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