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沙士讓你們美麗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3/12/28 00:00


後沙士的種種故事,依然讓我們關注。本報日前報道一位國泰航空機艙服務員,趁住沙士疫潮被迫放停薪假時,到加爾各答德蘭修女的志願組織當了四個月義工,天天到火車站義助貧病無依的低下層,把他們領回中心。有的經過治療後痊愈,有的在中心乾淨的環境中得以有尊嚴地過世。服務員每天照顧赤貧病弱者,工作完結,回港後默默幹回老本行,為顧客提供teaorcoffee的殷勤服務,同事中只有少數知悉他的印度行。低調地奉獻,愛心無國界,令人佩服。
另一個是沙士病難家庭的故事。42歲回流律師朱希德在航機感染病毒,搏鬥半月不治。兩個分別九歲和七歲的女兒不能探望爸爸,每天專心繪畫和祈禱。到爸爸去世,姐妹堅持不要哭,因為一哭,會惹得傷心的母親更傷心。姐妹對父親的思念,化成圖畫和文字,由朱希德生前的下屬好友,跟突破機構合作,輯成真摯深情的小書《好爸爸,忘不了》。朱家姐妹不是神童,另類創作並非為了成名。這本書賣六十元,版稅用以支持她們成長的生活開支。從文筆看,小姐妹天資過人,愛心無限,將來準成大器。沙士拆散了溫馨家庭,但沒摧毀愛的能量。朱家兩個小天使是朱太太的寶藏,因為沙士,寶藏向不善展露感情的香港市民發放耀眼金光。兩個因為沙士而見報的故事,兩段難度不一樣的毅行岔路,鼓舞了還在逆境崎嶇道上,艱難摸索前行的很多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