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 債 - 區樂民

蘋果日報 2002/10/06 00:00


午飯時,黃大夫問我:「如果朋友向你借錢,你怎樣做?」
我放下筷子,以頗重的語氣說:「早已叫你別炒股票!欠人多少錢?太太知不知道?」
「不是我,」黃大夫滿臉委屈道:「是朋友向我借。」我舒一口氣,繼續吃飯。黃大夫喃喃自語:「我知道又會失去一個朋友。」
我問此話何解。他嘆道:「九七金融風暴後,四個朋友先後向我借錢。如果拒絕,即時沒有朋友做;借了,他們去如黃鶴,同樣失去朋友。」
我比較幸運,近年只借過兩次錢給別人,一次準時歸還,一次延期。
「延遲多久?」黃大夫問。
「他本說借四個月,」我答道:「但四年也未還。」
「還說幸運?」黃大夫叫道:「他賴債了。你跟我一樣,金錢和朋友同時失去。」
「做人要有信心。」我自我安慰:「四年不還,或許四十年後會還。」
「好像也有道理,」黃大夫忽然想起一事,說:「噢!上星期吃飯,你欠我二十元,甚麼時候還?」
「你真倒霉,又失去朋友。」說罷我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