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真善美 - 葉念琛

蘋果日報 2006/10/13 00:00


喜歡《寶貝計劃》,因為喜歡電影裏處處流露一副好心腸。
拍電影未必一定要背負很多的抱負,很多的道理。
有時候,創作人的大忌,是想得太多。無必要地把自己迫進了文以載道的死胡同,總想給觀眾覺得我的電影是有思想和內涵,機關算盡,到頭來一切便變得太刻意求工,虛情假意。
創作應該追求一份真善美,那或許是縱不能至,心嚮往之的境界。但至少當中的一點真,其實不難做到。我相信每部電影的內容,或多或少都是編導性格的投射,甚麼人拍甚麼電影,這在電影裏的意識、主題和品味中完全能夠反映出來,騙不得人。
要追求電影中的一點真,創作人需要從容若定地忠於自己。裏頭充滿了你對題材本身一些堅定不移的相信。
像《寶貝計劃》,從頭到尾是在表達一個信念,就是大人對小孩子最好的教育,是做一個良好的榜樣,身教永遠最重要。電影裏有一場發人深省的戲份,是爛賭如命的成龍帶着嬰孩進賭場,在殺聲震天的賭枱前,嬰孩哇哇大哭,哭得教成龍也無心再賭,同時間亦教他良心發現,這樣烏煙瘴氣的環境根本是不適合小孩子。成龍最後坦然地抱着嬰孩離開賭場,當他的腳步步出賭場,嬰孩突然收起眼淚,綻放天使般的可愛笑容,這個溫柔的笑臉感化了一個對自己已再無要求,自暴自棄了許多年的賭徒,他人生裏終於覺得自己做得對!
好的電影,應該是這樣子,未必複雜,但情懷深刻,未必沉重,但記憶猶新。純真率直地去散發人類善良的光輝,那自然美麗,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