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音樂 - 區樂民

蘋果日報 2006/01/21 00:00


外甥念的小學,要求每個學生學一種樂器。外甥走來說:「樂民舅父,媽媽叫我問你,我應該學甚麼樂器。」
「為甚麼問我?」我不明白。
「媽媽說你最清楚每種樂器的難處在哪裏。」外甥回答。
「為何她會那樣想?」我還是大惑不解。
「媽媽告訴我,」外甥直道:「你學過很多種樂器,而且沒有一種成功,所以最了解難處在哪裏。」
我的確嘗試學過不少樂器,結論是有些人只適合欣賞音樂,而不是彈奏音樂。
「你認為自己有音樂天份嗎?」我問外甥。
「不知道。」他搖搖小腦袋。
「那麼先學鋼琴吧!」我提議:「因為彈錯了也不會太難聽。沒有天份的人學小提琴或中國笛,等同對家人施酷刑。」
話得說回來,沒有天份的人學中國笛常有收穫。那年我念中四,每次在家中練習笛子時,父親總顰眉說:「樂民,我給你十元,你去和同學看電影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