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錯重點 - 畢明

蘋果日報 2016/10/23 00:00


Emoji萬歲萬歲萬萬歲。這是emoji時時刻刻與我們同在的世代,不停為我們代言表態。如果emoji是宗教圖騰,其信徒之眾肯定全球稱冠,善男信女惡佬怨女日日虔誠唸經。
如今,它真正萬佛朝宗。那些成群成群在facebook live錯落飄浮的表情符號,正牽引着我們的七情六欲。
大家不分晝夜全天候在“sexting and emoji-ing”,迷上癮,中毒至深,生死不悔,分分秒秒要發出也接收電子情緒,吸食着digital dopamine,自high high人,享受着電子多巴胺的興奮和快樂,粒粒皆過癮。
如今面書正大肆推廣facebook live,現場直播,實時拉闊,你睇佢又睇,你like佢又like,你嬲佢可以笑,一個個emoji表情手勢,有大有小,此起彼落,陸續有來:手指公、心心、嬲豬或O嘴,即時投入,一浪一浪,大家花生之餘可同步公告你的喜惡,表達你的看法,簡易、廉價。是即時的即場反應,浮面,不必等。
看689為橫洲官商鄉黑亂局醜聞解畫,記者會面書現場直播,浮湧屏幕畫面一律嬲樣,壯觀!真的全部都係嬲,「V字眉」脹紅臉怒火眼,大家最期待的畫面出現了:犯眾憎。坊間反應一面倒。這是以往電視直播不能提供的民意反映,是電視直播不能達到的互動。不必即場打電話給觀眾問支持、反對或收不收貨,大家純粹籠統的表示幾款情感又得,即場留言發表意見亦得,得咗。FB Live是大規模的雙向溝通,前所未有。
看美國總統競選電視辯論,市民反應也相當山泥傾瀉。特朗普亂吠時,大量嬲樣氾濫湧現,夾雜少量笑樣恥笑他;希拉莉發言時,無疑更多like、笑和心心,嬲豬也有,但不及其他正面的表情多,夾雜不同情緒起碼是正常。某程度,facebook live為直播的項目,提供了公開平台作電子民調,民心所向照妖現形。是否事實之全部未知,但一定是同步上演時的一片真實。
從今起,現場直播變得極大眾化,誰都可以是一個小型電視台,誰都可以廣播影像,不必幾多部直播車幾多機械幾大型的傳媒機構,都可以令地球村開更多窗戶,為你提供影像,更快更近更真。有一部可以上網的手機,我們都多了一道隨意門,雖然肉體跨不過去屏幕另一邊的時空,雖然不是愛麗絲的魔鏡神奇,但已賦予了普羅大眾更多更大發放和接收訊息的武器,不必等大機構發落,決定你可以看到什麼。
facebook不是傻的,一步一步把世人套着,越套越緊,越緊越多花臣,先是由like/dislike擴展成一籃子不同反應,開拓更闊的互動情緒手段,電子多巴胺的口味多了,勾着你的餌給咬得更緊,你欲仙欲死欲罷不能。然後再讓你你我我萬人都可以直播自我真人show。最近面書高調推出大企劃,促銷正起步的facebook live,廣告由面書的in-house agency The Factory操刀,以前這祇限公眾人物使用的技術完全開放,人人有份。把你和你身邊趣致的大小細碎都變成live直播的「節目」吧,優劣不拘,毫無篩選。小情小趣,大是大非,直播吧。這些facebook live moments取代了以前的「Kodak Moments」。如果你不知「柯達時刻」,少年你太年輕了,那是照相機用的菲林品牌,曾經,影像拍攝了之後即時是看不見的,要沖印在相紙上才看到勁麻煩的。Kodak世代,寶貴時刻才要留住,現在什麼都可以亂拍一通,儲存又方便。生命時刻被紀錄和轉發,都太廉宜。
從今起,人人都是傳媒,個個都是編輯,每每都在廣播。面書大勝。人人都幫它免費做內容,面書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報紙檔及機頂盒,大家在打書釘吃資訊吞娛樂,質量紛雜,任食任拎。你我都live一餐便更多眼球更多views讓它化成銀両袋袋平安。
這個現象可能就是英國作家Huxley說的“what we love will ruin us”。他的《Brave New World》比Orwell的《動物農莊》末世預言較少人知道、較少人談論、較老,但同樣驚慄。他不怕建制big brother的逼害,卻怕世人會“adore the technologies that undo their capacities to think”。這些科技,誘惑我們成為被動和自我中心的人,真理和事實,不是霸權剝奪我們的,是“drowned in a sea of irrelevance”。面書流行明知的「#錯重點」,有些人已無法辨別對錯的錯下去。太多唔關事、錯重點和人云亦云的雜音。你看兩個政治初哥在議會玩嘢被建制派批鬥,人人掛住鬧初哥的無知,後者的專橫、Tyranny of the majority卻被忽略失焦了。人家幼稚、膚淺,不等於你可以粗暴騎劫他們民選的認受性。Huxley警戒抗衡暴政,絕不可"failed to take into account man's almost infinite appetite for distractions"。想連任到發癲的人,最喜歡以distractions借箭,擾攘嘈吵中,他的罪行都模糊了。
不是「殺君馬者道旁兒」,《白虎通義》這個故事仁慈了,不是在旁夾道起哄的花生友吶喊,鼓勵性起的馬夫鞭死自己的馬,從來馬是自己騎自己鞭的。What we love will ruin us,在瑣細萬歲,直播萬歲,錯重點萬歲的世代,毀掉我們的人是我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