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政法對弈:破產期滿要還債太過分 - 王岸然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王岸然
筆者從來認為資本主義下的法律是有階級性,只會有利於資本家,不利中下階層。是誰令到小市民破產?破產申請個案由九七年八百多宗勁升到去年一萬二千宗,絕對是當政者的錯,香港人從來不是喜歡欠債與破產的,這些是非筆者已經論說多次,這裏不述。

想破產者要趁早
負資產者賴以自救的惟一辦法是申請破產,這是筆者早就公開鼓吹的,這是合情合法的事情,不敢做只是面子問題,過幾年清苦日子後重生,勝過一世為銀行打工。有人灑脫,壯士斷臂;有人不願負上破產的惡名而苦撐,這始終是個人選擇問題。但筆者的忠告,想破產者要趁早!
首先我們應明白破產不是個人的錯。若然人人不投資,不消費,對於理財謹小慎微,想破產也十分困難,但這一來,社會的經濟活動就不進取,想發展也困難。破產法例的出現,其實是鼓勵人的進取,當然進取的人也是冒險的人,這永遠是刀的兩面。英國的破產期只是三年,香港從前卻是七年,那是每年只有一、兩百人破產的七、八十年代;人人理財都極為小心,但大家又是否願意回去那時間的社會水平?
筆者要批評的,是銀行公會最近提議向政府要求修改法例,建議破產人士在四年的破產期限後,債務不能一筆勾銷,要繼續負擔民事責任,而破產人士在破產前六至十二個月內,若明知無法還債仍然繼續借錢,要負上刑事責任。
這樣的法例更改,是保障銀行,不是負債人,十分明顯,此所以筆者要呼籲想破產的人要趁早在法例更改之前下決心。銀行放債隨便,是盲目追求業績,亦是自己不小心,更是間接害人破產,卻要求政府修例保障自己的利益,要債仔一世無休止的供還欠款,實在太自私了。
銀行界財雄勢大,要影響立法會的政客與政府的庸官輕而易舉,只有利財閥的法例,盡顯其階級性,已經「貴」為無產階級的瀕臨破產者,又如之奈何?
銀行界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說有人濫用《破產條例》,但筆者難以理解的是現有《破產條例》對濫用早有明文的刑事及民事責任。破產人欺詐、潛逃、匿藏等行為,早有條文管制。破產人在破產前兩年曾從事賭博或進行輕率而冒險的投機活動,而這些活動與其所從事的業務無關,卻增加了無力償債的程度,就算犯法。
修例只會更苛刻
民事責任方面,若債權人有合理的理由,根據現有的條例,是可以要求法庭在取消破產令時附加條件,要債務人續繼還款,最長時間為八年。筆者要待銀行公會的修法提議出現之後再行分析是否合理。但任何的修例只會對破產更加苛刻,為他們增加更大的心理壓力與經濟壓力,這只會迫令更多人完全放棄努力重生的動力,申領綜援過活算數。銀行界只顧自身的利益,不理社會的責任,大家絕不能隨便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