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界的性格 - 譚詠康

蘋果日報 2002/01/29 00:00


她是一個聰穎而漂亮的女孩子。病態的成長過程孕育出她那臨界的性格缺陷。她既感孤獨,又覺空虛。她的情緒像颳風的天氣,變幻莫測。她很易動怒,沒有人願意和她做朋友。鬱悶,長久以來一直陪伴着她;愁緒,像鬼魅般揮之不去。屢次自殺的她,認定生命是一片虛無,沒有任何意義。同時,她又害怕被人遺棄的感覺。她活在矛盾之中。
「我不回來覆診,你可會通緝我?」她忽然問。
「怎麼會把你通緝?你當自己是通緝犯嗎?」我笑得前仰後翻。「況且,我們沒有和警方勾結,警方也沒有你的記錄!」
「你會的!醫生總愛虐待病人……」她幽幽地歎了口氣。「還是不用再次覆診吧,我不想浪費你的寶貴時間,也不想繼續食藥……」
「絕不同意你的看法!和你談話我並不覺得浪費時間,我很高興你對我坦白。至於藥物,它可以穩定你的情緒……」
「我坦白?你知不知我暗地裏咒罵着你?」她冷笑。
「正因為你本性純良,覺得不好意思咒罵人家,才會那麼坦白,冒着被通緝的危險告訴我啊!」
「你這呆子,真給你氣死!」她連連頓足,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