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籽】末代野孩子 蠔涌鄉情記

蘋果日報 2015/05/16 00:00


【旅遊籽:假日散心】
三年前憑電影《大藍湖》奪第三十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的曾翠珊(Jessey),是西貢蠔涌村土生土長的「野孩子」,在山上的小水池遊玩,雙腳不着地,也不怕遇溺。她的「水世界」當然包括伴她成長的蠔涌河,蠔涌河位於有五百多年歷史的蠔涌村,是香港少數原生河流之一,村民喝它的水長大,耕田、洗衣服都靠它,更是村民的「游泳池」。隨着香港工業發展,經歷染廠的污染,數年前河流改善工程的洗禮,蠔涌河面目全非,河邊的圍欄象徵人和大自然的關係越來越遠。蠔涌在變,香港亦然。這位七十後蠔涌末代野孩子,用鏡頭拍下家鄉變化,水流動不息,蠔涌人多移居海外,但他們十分珍惜十年一次的太平清醮,返回自己家鄉聚首一堂。
由飛鵝山百花林及吊草崖兩條山澗滙合而成的蠔涌河,不時有從西貢井欄樹、油塘魔鬼山等地前來的行山友路過,採訪當天,河邊多了一名少女插畫師Da Ho,於烈日當空下,聽着鳥聲水聲,她筆下滿是對這條河的驚喜,「以為不會有很多生物,竟發現有肥美的錦鯉游水,更有龜站在石上曬太陽,很有生命力。」
可惜這條河已今非昔比,經歷過六年前完成的渠務署河道改善工程,雖然設計了用石塊建造的魚梯, 模擬天然溪澗水流的環境,河中仍見昔日於太平清醮放生的錦鯉及烏龜,但靠人的巧手,真的可以輕易重現自然面貌嗎?
empty
插畫師Da Ho筆下的蠔涌河,有魚有龜。
empty
插畫師Da Ho
河裏捉蝌蚪 村民游泳池
蠔涌河昔日面貌,七十後原居民Jessey記得一清二楚。小時候,蠔涌河也是村民的游泳池,跳進去捉塘虱、蝌蚪,這些兒時玩意跟現今小孩子玩電子遊戲過關,得到的那份活生生滿足感,大概不能相比吧。時至今日,本來清澈的下游已變成渠,蠔涌年輕一輩,無法享受像她兒時一樣的「野孩子」環境,她慨嘆道:「政府可唔可以諗諗用第二啲方法解決河水氾濫?例如疏導渠道等等。」昔日的興奮幸好還能於上游重拾,沒有圍欄阻擋,陽光依舊折射着她昔日的美好回憶。
去沙田追牛 運柴出九龍
推土機,鏟不走美好回憶,啟發Jessey用電影留住蠔涌的故事。在一棵種了九年的龍眼樹下,看見一位八十三歲的婆婆坐着歇息,她便是看着 Jessey長大的鄰居劉俞譚嬌(劉婆婆),亦是Jessey執導的紀錄片《河上變村》的女主角。
當年虛齡十九歲的她從將軍澳半見村嫁到這裏,便是靠耕田為生,養活六名子女。早上挑六擔水,晚上挑六擔水,成為她生活一部份,「冇咗條河點得呀?」會否覺得太辛苦?「邊有鍾意唔鍾意。以前屋企邊有自來水?唔攞就冇。」劉婆婆隨遇而安,語氣卻隱隱帶點無奈。
她從前一年三季也落田,直至六十多歲才捨得言休,盡顯刻苦耐勞的性格。原來耕田,也要往山上跑,因為牛跟人一樣,都懂得步行往沙田,牛牛走失了,劉婆婆一定要追回來,只因為有牛才能耕田。
西貢古道是通往九龍市區的主要幹道,昔日村民就是由這裏運送貨物。劉婆婆氣定神閒地說,昔日運一擔從山上斬的柴去九龍城,再運一擔豆腐渣回蠔涌。一擔等於約五十公斤重,只需一個半小時便到達,如果揹同等重量背包上山露營,都未必及她步履輕快,「都要行啦,唔使做呀?」不像我們現在上山為悠閒,她們勞動是為生計。
empty
蠔涌河上游生態面貌得以保存,Jessey回憶昔日玩水的興奮。
empty
蠔涌河是村童的「游泳池」,相片攝於七十年代。
empty
取河水洗衣服,是昔日村民日常生活之一。
empty
估計因為有行山友餵飼,錦鯉很肥美。
empty
昔日村民會在龍眼樹所在的空地養雞。
empty
隔着高高圍欄,Jessey再沒法隨意跳進河游水了。
漂泊異鄉 念太平清醮
農田荒廢了,山上尋牛人消失了,勞動大半生,劉婆婆習慣了「開心不開心都是一個人」,但十分疼愛鄰居Jessey,送她很多「來路」禮物──法國香水、朱古力、蘇格蘭格仔裙……原來這些都是劉婆婆探望移居外國的子女時買回來的。六十年代,村民紛紛到歐洲打工賺錢,劉婆婆丈夫劉長安移居英國,後來到法國開餐館賺錢,多年來只回過蠔涌三四次,現已離世。
她的子女當年兩手空空,只得一個皮箱就坐船離開,為生活漂泊異鄉,最終在當地落地生根。婆婆幼女劉美英於八十年代的太平清醮後,移民至法國加萊港,最初對異鄉的生活好奇,可惜語言不通,令她期待着下一個太平清醮的來臨。這個十年一度的節慶,彷彿成了蠔涌人的重聚指標。二○一一年,劉美英和很多蠔涌人一樣,回到家鄉尋根,與闊別已久的兒時玩伴及長輩相聚,片刻已勝萬金。光陰似箭,人生有多少個十年?他們特別珍惜慶典的四天三夜,部份儀式離不開於蠔涌河舉行,包括放生、取龍水等等。
回鄉拍片 記錄歷史
經歷過四次太平清醮的Jessey,其父母沒選擇移居,她亦沒羨慕別人有機會「浸鹹水」,也能感受十年一聚的難能可貴,於是從蠔涌出發,拍下人的聚散無常,探索人和自然的關係。這份鄉土情懷,他朝未必變陳舊,更有可能成為美酒佳釀,不只記錄歷史,或許也能為香港電影尋找新出路。
empty
蠔涌村的村屋大多都是三層高的西班牙式建築。
empty
蠔涌有間超過四百年歷史的車公廟,比沙田車公廟更歷史悠久。
empty
劉俞譚嬌從九龍城運豆腐渣回蠔涌,會混糖給子女送飯。
empty
劉俞譚嬌(左)和曾翠珊是鄰居,更成為曾翠珊電影主角。
亞視片廠丟空 將建獨立屋
提起蠔涌,大家印象比較深刻的,除蠔涌河外非亞視片廠莫屬。它的前身是寶隆染廠,後來由麗新集團主席林百欣的亞視購入地皮,片場於一九九二年三月啟用。《千王之王重出江湖》、《再見艷陽天》等劇集曾於這裏拍攝。二樓的排舞室,昔日的亞洲小姐及健碩的亞洲先生曾聞歌起舞。三樓的配音室,更曾響起台灣布袋戲劇集大儒俠史Sir的生鬼廣東話對白。
二○○五年林伯去世後,地皮由林氏家族持有。兩年後亞視的製作部遷移至大埔錄影廠,片廠丟空荒廢至今,不過很多人替這裏注入變變變生命力,變成war game發燒友比賽場地,亦被一眾不留名的塗鴉藝術家精心設計,「翻新」為現代藝術館。已被摧毀的廚房,被塗鴉藝術家改頭換面化身成為「名人大飯堂」,昔日餐牌被丟到一旁,而名人當然亦早已銷聲匿迹,只剩頹垣敗瓦。片場無論外牆及內部,都有植物攀附牆身,猶如亞視一樣打不死,亞視未知還有多少時間苟延殘喘,但蠔涌片場如何發展卻早於二○○六年有定案,會重建成多座三層高的獨立屋,但至今仍未動工,有保安駐守。
empty
丟空了的亞視片廠,成為war game發燒友的比賽場地。插畫:大基
empty
排舞室靠窗位置,有植物攀附於此。
empty
「名人大反堂」再也煮不出飯來。
設魚梯牆洞 改善蠔涌河
於二○○七年三月開始,二○○九年十月完成的蠔涌河改善工程,耗資1.6億元,為西貢雨水排放系統改善計劃一部份。項目內容包括後移蠔涌河的南岸、擴闊河道,緩減水浸的風險。為保持生態面貌,渠務署徵詢過世界自然(香港)基金會意見,加設了魚梯和河牆洞等等特別設施。
empty
魚  梯
魚梯是協助魚類逆流而上的人工設施。因應這裏的生態環境,蠔涌河的魚梯設計模擬天然溪澗水流的環境,隨意放置石塊在河面,可產生較多漣漪、水窪及不規則的水流,幫助魚類游回水溫較低的上游產卵。
empty
河岸牆洞
蠔涌河水位高漲時,讓水生動物躲避,有獨立洞穴,亦有多個可互通的牆洞。
十年一次太平清醮
蠔涌村有五百多年歷史,是一條雜姓村,當中以姓溫及姓張人口最多。新村於一九九五年興建,村長張土勝表示,新舊兩村現時最少有二千五百人居住,而原居民和外來人的比例是一比二。
蠔涌的太平清醮每隔十年舉行,最近的一次於二○一一年一月九日舉行,歷時四天三夜,會有揚幡、誦經、走文書、燒鬼王和迎神等儀式,當天除蠔涌人回來,他們在外國的眷屬也會參與,入鄉隨俗,跟隨全村齋戒的傳統。曾翠珊形容舉行太平清醮時的蠔涌,彷彿變成了「聯合國」。
empty
二○一一年舉行的太平清醮,有九百多名蠔涌人聚首一堂,十分熱鬧。
empty
陳氏宗祠約有百多年歷史,於數年前復修。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記者:梁慧琳
攝影:鄧鴻欣、楊錦文
插畫:Da Ho、大基t@事吉茶記
編輯:陳漢榮
美術:黃創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