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短命二郎」高楓 - 古德明

蘋果日報 2002/09/19 00:00


對於一首創作歌曲來說,作詞和作曲哪個較為重要,歷來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
在詞最興盛的宋代,因為曲牌的旋律是固定的,所以,詞的好壞,直接影響到一首歌的質量,詞人是很受樂工優伶所歡迎的。柳永當年在青樓脂粉之中甚為吃香,也是這個原因。
現代流行歌曲的出現,將旋律的作用大大提高了。一首歌是否受歌迷的歡迎,除了演唱者自身因素外,旋律幾乎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而每過一天每一天這醉者,便愛你多些再多些至滿瀉……」像《每天愛你多一些》這樣弱智的歌詞,如果沒有原曲那優美動聽的旋律和張學友的全情演繹,便是一堆文字垃圾而已。
在大陸,也有不少能將歌詞「化腐朽為神奇」的創作歌手,高楓便是較為出色的一個。高楓,原名曾焰赤,武漢人,高中畢業,他考取了中央美術學院的雕塑專業。據江湖傳言,高楓讀書時,高曾是章子怡的前度男友。1991年,高楓開始為電視劇《趙四小姐與張學良》等配唱了主題曲,並開始練習作曲。而真正使高楓一曲成名的,還是那首他包攬了詞曲的《大中國》:「我們都有一個家/名字叫中國/兄弟姐妹都很多/景色也不錯……」單看歌詞,同樣也是庸俗不堪的,可是,由於那琅琅上口的民謠式旋律,此歌打入了各大流行榜榜首,傳唱了整個中國。此外,高楓較為有名的作品,還有劉德華的《笨小孩》、黃格選的《春水流》等。
可惜,天妒英才,9月16日,網上傳來了高楓因染上PCP病毒性肺炎而生命垂危、最多只能再活兩天的消息,令歌迷和同行不勝唏噓。對這位娛樂圈中少有的老實人,我們只能歎一句:不該走的走了……